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和老癢聽到這么說,就一齊問他想到了什么。他撓了撓頭,說道:“在下只是大概推測,這棵銅樹可能并不是關鍵,起作用的可能是樹上面這些溝壑,當時祭祀時候,這東西可能是用來收集一些液體,比如說雨水、血液或者露水之類的東西。”

  老癢問他道:“是不是就像以前皇帝收集露水來泡茶葉一樣?那叫什么,無根水?”

  涼師爺用自己的鋼筆在那些溝壑里刮出一些黑色的積垢,經過幾千年的歲月,也無法分辨這些是不是先人干涸的血液還是雨水中的沉淀物。他又看了看這 些枝椏,說道:“你看,這些枝椏下面也有像刺刀放血槽一樣的東西,一直通到雙身蛇路中,這枝椏在祭壇中必然也有功用。有可能,真是和血祭有關系。”

  我不是很明白,就讓涼師爺仔細說說,為什么說這些溝壑和當年的血祭有關,這種血祭又是怎么進行的。

  涼師爺對我說,西周時代的祭祀雖然不如商代那么殘暴,但是人牲是難免的,所謂不同的祭祀方式,只不過是把人牲殺死的方法不同而已,比如祭祀土地,就把人活埋;祭祀火神,就把人燒死;祭祀河神,就丟河里去。

  這里這么一棵通天一樣的青銅巨樹,祭祀的可能就是扶桑若木之類的神樹,也有可能是司木之神句芒,通常這一類神用的都是血祭。

  剛才泰叔的血液順著青銅枝椏,流進青銅樹上的雙身蛇中,一路往下,這樣的一條線路,如果不是事先設計好的,根本無法運行得如此流暢。加上青銅枝椏上面的那些刺刀放血槽一樣的痕跡,事情就很明白了,這里必然是用來進行血祭的祭器。

  所謂血祭,大多數時候是以血入地。受祭祀的時候,必然是將犧牲釘死在這些青銅枝椏上,將尸體的血液引出,匯入到樹身上的雙身蛇路中。如果血液不在半途凝結,必然會一直流到這棵青銅樹深深埋藏在巖石底下的根部,象征著以血來奉獻給神的意思。

  說得形象一點,整棵樹的紋路就像醫院解剖室里的引血槽,幾張尸床上的血,無論多少,最后由這些溝壑匯進引血槽,然后流進下水管道。只不過這里的引血槽,被做成了看似用來裝飾的紋路,這也正好可以說明,為什么這些雙身蛇之間的溝壑,會深得如此離譜。

  這樣殘忍而又大規模的祭祀,顯然就算實力再強大的國家,也無法長期舉行,所以古籍中也只是零星記載,至于具體儀式的過程,需要多少人牲,一切都無從得知了。

  我聽了涼師爺的話,一方面感嘆古人的智慧,另一方面也感到一絲心寒,如此巨大的一個工程,竟然只是用來做一件殺人的工具,實在是愚蠢之極。想著 無數奴隸給倒插在這些枝椏上面,血液順著這些青銅的溝壑將整棵樹變成一根血柱,我就感覺到似乎有刺骨的寒氣從那些溝壑里滲透出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四章 摔死 下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六章 螭蠱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