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正在看尸體的身份證件,老癢突然問了我一句,嚇了我一跳,當下含糊地應了他一聲,繼續看手里的東西。

  從這簡短的日記來看,這人是三年前到這里來的,老癢他們第一次進這里也是三年前,這人會不會就是和老癢一伙的?我想了想,又覺得不對,他日記寫的和老癢說的雖然有一點吻合,但是大部分還是不同,應該是兩批人。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解子揚”這個名字很熟悉,解這個姓比較少見,同名的應該很少,哪里聽過呢?

  我仔細地回憶,但是最近奇怪的事情發生得太多了,腦子不太好使,想來想去也想不清楚。

  繼續翻他的東西,就沒什么發現了,我將他的日記本收起來,以便等一下仔細看看。

  老癢看我蹲在那里不說話,以為我出了什么事,又叫了我一聲,我回頭一看,他的半張臉正往縫里擠,眼睛直往我手里瞟,但是石頭和我的位置有一個死角,他看不見我,我能看得見他,只覺得他樣子古怪,好像恨不得鉆進來一樣。

  我暗罵了一聲,心說你小子剛才死也不進來,現在后悔了吧?對他說:“別吵吵,我找到有趣的東西,正在看。”

  老癢皺了皺眉頭,忙問:“找到什么了?”

  我把剛才發現尸體的經過和他說了一遍,嘆了口氣對他說:“這家伙可能就是我們的下場,要找不到路,我們恐怕比他死得還快,不過我覺得這個人的名字有些耳熟啊,你記不記得我們小時候有沒有什么同學叫這個名字的?”

  說著我退到那塊巨石邊上,想把身份證從縫隙里傳出去給他看看。可是我抬頭一看,卻突然看到老癢的臉上一點血色也沒有,慘白慘白,正直勾勾地盯著我的臉看。

  我心里陡然出現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心說怎么了?怎么一下子變成這樣的表情,難不成我們小時候還真有個同學叫解子揚?

  又閉上眼睛想了想,實在想不起來了,現在人情淡薄,大學的同學有些都已經不認識了,小時候的更是沒有記憶。我看老癢不說話,又低頭看了看手里的身份證號碼,說道:“我是真的想不起來,不過這人年紀和我們差——”

  剛說到這里,突然一道閃電掠過我的大腦,一下子我整個人愣在那里。

  解子揚,解子揚,解子揚,解子揚!

  不過啊,這名字好像不是什么陌生的名字——這是老癢的本名啊!

  我的頭皮猛地一炸,幾乎打了個寒戰,忙仔細地去看身份證上的生日,一看不由得一陣暈眩,我的天,真的是老癢的生日,可這……這是不可能啊。這張身份證,難道竟然是老癢的!

上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三十七章 日記 下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三十九章 燭九陰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