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和潘子在三叔的鋪子里坐了一個下午,互相講了一些自己的情況。原來潘子在我去海南之前已經有一點恢復意識,但是當時我走的太急,只給醫院留了一個手機,我出海后自然找不到我。

  潘子的體質很好,恢復的很快,就算這樣他還是在床上躺了將近一個月,等他能夠下地來找我們,卻一個也聯系不到。算起來那個時候我應該是在陜西,而三叔就更不用說了,全世界都在找他。

  我看到潘子臂上帶著黑紗,就問他干什么?他說大奎一場兄弟,頭七沒趕上,現在帶一下心里也舒服一點。我給他一提,想起去山東那段日子,心里也唏噓起來。說到底,那件事情還是因我而起,如果當時不去多這個事情,將帛書給三叔看,各人現在的近況自然大不相同。

  潘子看我臉色變化,猜到我在想什么,拍了我一下道:“小三爺,我們這一行,這該來的逃不了,怪不得別人。”

  我嘆了口氣,心說你說的簡單,打死大奎的又不是你。

  唏噓了一陣,我又把我這一邊最近的一些情況和潘子說了,聽得他眉頭直皺。聽到后來我們的猜測,他面色一變,搖著頭說他和三叔這么多年下來,他能肯定三叔絕對不是那種人,叫我別聽別人亂講。

  潘子跟隨三叔多年,感情深厚,有些話自然聽不進去。我不再說什么,轉移話題,問他有什么打算。

  潘子想了想,說本來他打算還是回長沙繼續混飯吃,那里三叔的生意都還在,人他都認識,回去不怕沒事情做,現在聽我這么一說,他覺得這事情不簡單,恐怕得再查查才能安心。

  我點點頭,雖然這里我基本上都查過了,但是潘子和三叔的關系不一般,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關系在里面,他能去查查是最好不過。

  潘子打了好幾個電話,對方都讓他等消息,我以為要等個十天八天的,沒想到才五分鐘就都回了電話。潘子聽完之后,皺著眉頭對我說道:“小三爺,恐怕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我一愣,心說怎么回事情,該不會是出事情了。

  潘子接著道:“三爺在長沙找一個人,給你留了話。不過得親自和你講,那一邊的人叫我帶你過去。”

  “三叔留了話給我?”我幾乎跳了起來。長沙那邊我也不是沒聯絡過,怎么從來沒人和我提起這個事情?

  潘子表情非常嚴肅,也沒想給我解釋,對我道:“那邊很急,您看怎么樣,什么時候能夠出發?”

  潘子非常急,我隱約覺得事情不簡單,但是我也沒想到他會急成這樣,結果當天晚上我就上了去長沙的綠皮火車,什么都沒交代。

上一篇:盜墓筆記2云頂天宮(上) 第六章 簡單答案 下一篇:盜墓筆記2云頂天宮(上) 第八章 新的團伙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