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們正聊得起勁,他這句話沒頭沒尾,口音又重,我們根本聽不懂,老癢“啊”了一聲,問道:“啊答是什么地方?”

  那老頭子看我們聽不懂,便換了口音很重的普通話問我們:“俺的意思是兩位想去啥地方做買賣?是不是來挖土貨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土貨,而且在南方人情冷漠,除了推銷的,很少有人會在路邊攤和人隨便搭腔。一時不知道怎么反應,幸好老癢反應快,學著那老頭子的腔調說道:“俺——俺們是來旅游的,對土特產不感興趣。你——你老爺子是賣土貨的?”

  那老頭子哈哈一笑,對我們擺擺手就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我們兩人莫名其妙,就聽老頭子對他幾個同桌輕聲說道:“沒事沒事,倆個剛上岡岡的青頭,哈也不懂,不用搭理。”

  老癢一聽,臉色略微一變,就輕聲招呼我走,我覺得奇怪,但看他神情緊張,就丟下十塊錢,和他離開這個路邊攤子。直走到一個轉彎處,我就問老癢:“干啥要走?酒才喝到一半呢?”

  老癢鬼鬼祟祟的往后看了一眼,說道:“那——那老頭子,剛才他對同桌說我倆是上岡岡的青——青頭,我在牢里聽那幾個走江湖的人說過,上岡岡就是 這里盜墓的黑話,這青頭就是指我們不是道上的人,這一班人一身子土腥子味,恐怕也是來跑地仙的,剛才聽到我們說倒斗的事情,才過來打探。”

  我笑說:“那也不至于要走呀,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大庭廣眾之下,他們能拿我們怎么樣?”

  老癢拍拍我,說我不懂,這黑道上的事情說不清楚,剛才我們說的那些話估計已經全部被聽過去了,也不知道哪些人能聽懂多少,現在好墓可遇不可求,要是給他們盯上了,夜長夢多。

  我知道他在牢里恐怕聽些獄友添油加醋的說了不少事情,也不去和他強辯。點點頭就回招待所去了。

  第二天,我們不到七點就起來了,每人負重十五公斤的裝備和干糧,向中國最大的龍脈進發。

  我之前來過秦嶺幾次,每次來都是給導游提溜著轉,從來不知道這路該怎么走。所以這次還得跟著老癢,他三年前過來地時候也是跟在旅行團里,旅行團怎么走他這次也得怎么走,不然就認不到路了。

  我們經西寶高速大約三個小時的車程到達陜西寶雞的常羊山。然后又轉向嘉陵江的源頭。

  我平時走逛了直來直去的路,這盤山公路五秒一小轉,十秒一大轉,我腦袋頂在前面的坐位上,只覺得五臟六腑翻騰,老癢更是不濟,他三年沒坐過車 了,這一路上已經暈得夠嗆了,這一次更是了不得,膽汗都要吐出來了,直說:“老了,老了,人老了不中用了,三——三年前走這條路的時候還能跟邊上的娘們扯 皮,沒想到這次連眼皮都睜——睜不開了。”

上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二章 六角鈴鐺 下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四章 繼續跟蹤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