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潘子看我臉色不對,讓我休息一下,我實在有點吃不消了,就坐到酒缸上喘氣,其他人重新收拾了一下裝備,順子從來沒進過這種地方,撿起一只冷煙火,就四處好奇的看。說道:“還真是不來不知道,這長白山里竟然還埋著這樣的地方。這次算是長眼了。”

  “再走下去還有你沒見過的呢。”潘子在一邊道:“我估計當年大金國掠奪南北宋得來的這些東西,和南宋歲供的寶貝,要不就是落在成吉思汗的手里,要不,就肯定在這個地方。”

  “別想的太美。”胖子道:“當年南宋進貢的大部分都是綾羅綢緞,這種東西不經放,又不好出手,我看就算有也爛的差不多了。咱們別老是惦記地宮里的東西,還是多考慮考慮眼前的利益比較好。”說著就去研究那些酒缸,想去搬動一罐,看看罐底寫著些什么。

  我對他道:“這種缸子太糙了,你別折騰了,送給別人賣羊雜碎腌菜別人都不要。”

  胖子道:“誰說我惦記這缸了,別以為你胖爺爺我只好明器。”他用匕首敲開一罐酒的封泥,頓時一股奇特的味道就飄了出來,說香不香,說臭又不臭,聞多了還挺過癮,也不知道是什么酒。

  古墓藏酒,我在大量的典籍中都看過,但是親眼見到還是第一次,這時候也好奇起來,就湊過去看。

  酒是黑色的,很純,里面的水份已經基本上沒了,只剩下半缸,懂酒的人都知道這就是陳年酒的特征,這半缸就是酒的精華所在,實在是誘人,不過再怎么說,這東西也放了太久了,不知道當年的保質期是多少。

  我記得中國最古老的酒是1980年在河南商代后期古墓出土的酒,現存故宮博物院,大概有3000多年的歷史了,聽說開灌之后酒香立馬就熏倒了好幾個人,也不知道這幫人當時有沒有喝過,不然也有個借鑒。

  胖子用刀蘸了一點,想嘗一口,我拉住他:“你不要命了,過期食品,小心食物中毒。”

  胖子道:“你不懂,窖藏酒放幾千年都不會壞的,千年陳酒下面的酒漕吃了聽說還能長生不老呢,咱們老祖宗倒斗,有的還就為那酒去的,嘗嘗味道不會有事的,最多拉個肚子。”

  還沒說完,潘子過來,‘當’一腳就把那酒潭子踢翻了,黑色的酒液和罐子底下的酒漕子全撒了一地。一股濃郁的奇香頓時撲鼻而來。胖子剛想大怒,潘子對他道:“先別發火,你看看那酒漕里面是什么?”

  我和胖子轉頭一看,只見黑色猶如泥漿的酒槽里面,有很多暗紅色的絮狀物,猶如劣質的棉被的碎片,這種東西我們在浸水的棺材里經常看到。

  胖子用匕首撥弄了一下,臉色就變了,我湊過去一看,頓時頭皮就一麻,感覺一陣劇烈的惡心,幾乎就吐了出來。

  那些紅色的絮狀物,是一具還未完全泡爛的嬰兒的尸體,肉已經完全融解于酒中了,但是皮和骨頭都在,所以形成破棉絮狀的一團。

  潘子看著目瞪口呆的我們,蹲下道:“這種酒叫做‘猴頭燒’,這不是人,這是未足月的猴子,是廣西那邊的酒,可能是女真的大金還鼎盛的時候,南宋進貢的窖藏酒。”說著拍了拍胖子,用匕首挑起那團‘棉絮’,做了一個請用的手勢:“能不能長生不老我不知道,不過聽說壯陽的功效不錯,你別客氣了。”

  胖子惡心的用刀拍掉,罵了聲娘,問潘子道:“你小子怎么知道的怎么清楚?你他娘的喝過這酒?”

  “我在山西的南宮見過這種瓦罐,當時大奎和我們另一個伙計取了一罐出來,我始終是認為不妥當的,就沒碰,但是他們不在乎,結果喝到見了底才發現下面的東西,后來為這事情大奎在醫院躺了兩個月。”說起大奎,潘子又有些感慨:“我對你們實在算不錯了,要是有心害你,我等你舔上一口再踢翻罐子,有你好看的。”

  胖子臉上直抽動,想發作又沒借口,樣子非常好笑。

  此時冷煙火都陸續滅了,黑暗襲來,我們重新開啟手電,四周的氣氛一下子壓抑起來。

  休息了片刻,重新開路,胖子要回他的寶貝步槍,又拉槍上栓,這其實是有槍的人給自己的壯膽的習慣動作。他看了看兩邊兩條墓道,小聲問道:“往那邊走?”

  我們都定了定,這時候順子指了指左邊,“這邊比較穩妥一點。”

  一般這種情況都是潘子和我回答,現在順子魚肉冒出來一句,胖子莫名其妙,“為什么?”

  順子用手電照了左邊甬道口子的地面,我們看到,在甬道的一邊一個很隱秘的地方,又刻著一個洋文的符號。“我剛才偶然看到的,我想這是有人在為你們引路。”他對我們道。

上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二十四章 水下的排道 下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二十六章 記號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