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胖子突然說他想到了,我們都大吃了一驚,但是隨即已經做好了聽到胡扯的準備。胖子這人的不靠譜我們都幾乎習慣了,與其每次都擠兌他,不如任他胡說算了,而且有時候他的思維方式和我們也不同,所以聽一聽倒也是無妨。

  其實我當時倒也不是非常慌,因為還沒有到真正彈盡糧絕的時候,只不過有這幾具尸體在這里,心里難免想到點不好的東西。事實上,像我這樣的人,面對這種智力上的挑戰,心里甚至還有一點慶幸,這實在比遇到若干粽子要輕松多了。

  潘子和我想法一樣,也沒當回事,隨口問胖子道:“什么?你可別胡扯啊,老子們現在沒工夫?”

  胖子湊到我們身邊,卻是對潘子道:“你他娘的就是歧視我,老子哪一次亂七八糟了,這一次我想到的事絕對關鍵。”

  潘子打了個哈哈,道:“就你那小腦子,那你說,你想到什么了?。”

  胖子這次卻出奇的認真,正色道:“其實也不是什么關鍵,我剛才是靈犀一動,想到海底墓里的機關了。你想,當時我們也是想的很復雜,但是事實上,事情多簡單?我就琢磨咱們這一次是不是也想的太多了,而且讓海底墓穴里的機關搞的先入為主了,一遇到這種事就想著是不是房間會動啥的。也許,這里的問題,和這個墓室根本就沒關系,這里就是個普通的墓室而已。”

  潘子咧嘴道:“胡扯,要是普通,老子怎么會走不出去……”

  我看胖子還沒說完,知道還有下文,就對潘子擺了擺手,讓胖子繼續說。

  胖子道:“其實事情就是很簡單,你們想啊,如果這條走道和這個墓室全部都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我們卻還是一直都走不出去,那問題出在哪里?肯定是出在我們自己身上了啊!”

  這一下子我和潘子都愣了一下,我道:“你是說,這里的死循環,是我們自己出了問題?”

  胖子點頭道:“雖然是什么問題還不知道,但是差不離,我是想,會不會我們給那些壁畫催眠暗示了,或者干脆這里有什么致幻氣體,我們都中毒了。我就知道一種蘑菇,吃了后方位器官失靈,自己一直在轉圈,但是卻不知道。”

  胖子以前和我說過他小時候看到過森林里獵熊的陷阱就用這種毒蘑菇,中了招后那熊就一直原地轉圈,直到累死。

  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潘子也不說話了,皺起眉頭開始考慮胖子的話。

  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嗎?如果是這樣,那事情的棘手程度就完全不同了。不過我略微考慮了一下,就感覺不是很對。

  事實上,胖子的說法很有啟發性,也許事實離他說的很接近但是卻有一個很致命的不合理,就是我們自己的感覺,中了毒的人會是我們這樣子的嗎?我不是沒中過毒,中毒的人肯定會有強烈的不適反應。

  而催眠,我一直不是很相信這種東西,因為他的針對性太強了,說胖子容易給催眠倒是可信的,但是我和潘子實在不太可能。

  但是如果還是回歸到奇淫巧術的范疇來,的確很難想出什么東西來,其實剛才我構想了大概十幾種方法,其中有兩三種建筑結構完全可以實現這樣的布局。但是這幾種方法的要求太高了,就是說必須要有絕對的前提,比如說三個人必須一起行動,我們行走的速度必須固定等等,汪藏海絕對不會設計這樣低成功率的陷阱。

  我們一下子各自思考問題,都入了定,胖子看我們聽他說完就不說話了,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辦,只好繼續裝模做樣的也沉思起來。后來,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越想越困、越來越疲倦,接著竟然睡了過去。

  不過大概只睡了三四個小時,迷迷糊糊的其實也沒有睡死,就聽到胖子和潘子說話的聲音,又給吵醒了。起來發現他們又在走那條墓道,順子顯然剛跑回來,氣喘吁吁的,看胖子的臉色,顯然結果還是一樣,并沒有進展。

  我揉了揉眼睛,問他們在干什么,胖子說想了半天也沒有頭緒,不如試驗的好。他們剛才讓一個人閉著眼晴在前面走,另一個人在后面看著,兩個人用繩子連著,看看會不會走到一半,那個睜著眼的人會忽然轉身。

  我聽著不寒而栗,這簡直是會讓人崩潰的試驗方法,也虧的這幾人神經大條,要是讓我這么干,鬼知道走到一半那繩子另一頭拉著的還是不是原來那個人。

  不過最后走下來結果還是一樣,不管是蒙著眼晴,還是閉著眼晴,都是感覺自己走的是直線,但是兩個最后還是走回了這個墓室。因為順子是閉著眼睛那一個,所以走的格外吃力,臉色慘白。

  幾個人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都是唉聲嘆氣,我讓他人省點力氣,其實這樣盲目的試驗,反而會導致思維的中斷。接著事情又回到我睡覺前,我們又開始毫無意義的討論起來。

  討論中總是有人睡過去,但是好在一個人睡覺,其他幾個人都能繼續思考。就這樣,我們東一個想法,西一個想法,提出來,然后否決掉,一開始說法還很多,后來幾個人話就越來越少,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六七個小時,我們的肚子又開始叫起來。

  最后胖子點起一只煙,想了想,對我們說:“不行,咱們這么零散的想辦法是很浪費時間的,我們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部都寫出來,然后歸納成幾條,之后直接把這條驗證,不就行了。”

  我點點頭,其實說到最后很多的問題我們都在重復的討論,幾個人都進入到一種混亂狀態了

  胖子在金器鋪滿的地面上整理出一塊石頭面,然后寫下來幾個數字:1、2、3、4,然后說:“我們想想我們現在有幾種假設,你們都回憶一下,不要具體的,要大概的方向就行了。”

  潘子就道:“最有可能就是有機關。”

  胖子在1那個地方寫了機關。然后順子就說道:“你的想法,可能有東西在影響我們的感覺,比如說心理暗示或者催眠,讓我們自己不知不覺的走回來。”

  胖子對他道:“不用說這么詳細。”按著在2的后面寫了錯覺,然后看向我。

  我道:“要說理論上,也有可能是空間折疊。”

  “你這個不可能,太玄乎了。”潘子道。

  胖子道:“不管,有萬分之一地可能性,我們就承認,我們只是列一個備忘錄而已。”說著也寫了上去,在3后面寫了空間折疊。然后自己說:“也可能是有鬼。”說著寫了個4,有鬼。

上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三十一章 永無止境的死循環 下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三十三章 倒斗和量子力學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