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三叔所說的,石墻上的這種人頭鳥身的神靈,在各地各民族的神話傳說中都出現過,我相信應該和我們在云頂天宮中看到的那一種怪鳥,是同一種生物。

  我后來查過知道,知道這種神靈,在古埃及被稱呼為:ba,他代表人不朽的靈魂,也就是說如果你在古埃及,那么他們的鬼都是這德行的。在印度就規范一點,這種神被叫做“迦陵頻伽”,傳說是雪山上的神鳥,為佛祖的極樂世界所歌唱。

  在中國,這種鳥就比前兩位更加的有名氣,人頭鳥身,那就是中國的“九天玄女娘娘”,似乎是《詩經》還是《龍魚河圖》或者其他什么古書之中(實在想不起來了),給黃帝內含奇門遁甲的《龍甲神章》的,就是這一位主。

  還有很多其他的傳說,一傳說講“九天玄女”就是西王母,但是傳說大部分都是混亂的,這些無法追究。在六朝時期,道教甚至還有“玄女”傳授黃帝房 中之術的大量記載,不知道此玄女是否彼玄女,否則,被一只這樣的東西來傳授房中之術,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如果是我,我寧可死。

  那么三叔當時看著浮雕的四只眼睛,想到的是什么呢?

  他當時的推測,是這樣的:

  浮雕額頭上有四個凹陷,顯然應該鑲嵌了四顆卵石,現在只有兩顆,那有兩顆明顯已經被人取走,古墓之中不可能經常來人,那取走那兩顆的,十有八九就是當年的叔伯。

  這些都是簡單的,誰都能想到的,這里就不去解釋。

  重要的關鍵就是,那剩下的兩顆,為什么還在原來的位置?

  土夫子不講究“一次不取后世不盡”,既然叔伯對卵石感興趣,當時為什么沒有把石頭全部都拿下來,而要剩下兩顆?

  三叔又想起了他剛才的結論:讓二伯變成那個樣子的變故,必然是發生在這個密室之中。

  但是這里又看不出有什么蹊蹺的地方,只是一個四面封死的空間而已。

  唯一奇怪的就是這四顆卵石,被取下了兩顆,沒有道理是二伯故意留下兩顆,如果不是故意留下,那難道是,他當年的變故,是發生在他取卵石之時,他取下兩顆之后,因為突然發生的事情,沒有時間再去取剩下的?

  三叔想到這里,心中霍然開朗,卵石的假設和整件事情,天衣無縫的串聯到了一起。他忙湊過去,仔細去看那黑色的妖異石頭。

  卵石深嵌在浮雕之中,整個浮雕猶如一個整體,如果不仔細看,是看不出和石墻是兩個部分,三叔之所以一下子就注意到,是因為其中兩顆已經被挖走,當時四顆都在的時候,沒有相當的注意力,是發現不了的,看來,當年的叔伯應該不是個簡單人物。

  那么,撬出這幾顆卵石,會引發什么事情呢?石墻之后確定沒有機關,難道卵石有毒嗎?不會啊,剛才已經碰過了。

  三叔猶豫了一下,一種無法抑制的沖動就自他心里冒了上來,他決定也撬下一顆來看看。

  三叔抽出了砍刀,在一邊的墻上磨了兩下,顫抖著湊過去。他用尖碰了一下其中一顆.接著,把刀插入一邊的縫隙,然后一撬,“咯”一聲,其中的一顆就掉到三叔手心里。

  卵石一掉下來,三叔馬上就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四周,唯恐有什么隱秘的機關突然就啟動。

  然而,卻一點事情也沒有,卵石落到了他的手心里,冰涼的,一動不動。四周也沒有什么異動,浮雕還是浮雕,墻壁還是墻壁。

  三叔又等了一會兒,確定沒事情,才松了口氣,心里又納悶,難道自己剛才的假設錯了,又或者,當時的變故只能引發一次,現在無論撬多少次,也無法引發了?

  他收好這一顆卵石,又去撬另一顆,還是同樣的步驟,把刀插入一邊的縫隙,此時他鎮定了一些,力氣也用的大了,一撬,“啪”一聲,卵石一動,彈了出來。

  三叔忙去接,可是卵石彈的太快,他反應不及,一下掉在地上,“啪”一聲,猶如沙做球砸在水泥地上,一下摔成了粉末,黑色卵石蓬起青銅色的一層灰塵,一下子蓬散在空中。

  三叔一個機靈,心說不好,給嗆的咳嗽了一聲,扇了扇,覺得滿口都是辛辣的味道,一想起外面血尸身上的那種顏色,下意識感覺這粉塵可能有毒,忙用衣服捂住口鼻往后退。

  退出幾步后,馬上去看剛才卵石掉落的地方,只見地上卵石碎裂的地方,青銅色的粉末中間,竟然爬出一只紅色的小蟲,蜷縮成一團,發出“吱吱”的叫聲。

  三叔一看那蟲子,頓時腦子就嗡的一聲,人不由自主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了這種蟲子,這是一只尸蟞,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品種。紅色的尸蟞,聽家里的老人說過,劇毒無比,是惡鬼之蟲,見血封喉,稍微一碰就會中毒。

  但是這種紅色的尸蟞,據說只生存在古尸的體內,幾乎沒有可能捕捉到,怎么可能會給人裹在一塊卵石里面?又給鑲嵌在這里?最離譜的是,被裹在石頭里的蟲子,怎么還是活的?

  三叔覺得十分的離奇,不過,他馬上意識到自己沒功夫再去想這些了,地面上,紅色的小蟲轉了幾圈,逐漸伸展了開來,開始抖動翅膀,爬動起來,似乎要飛。

  之前三叔沒見過蟞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毒的這么厲害,但他知道如果是真的,那在這么狹小的空間里,這種蟲子一飛,就等于宣告了自己的死刑。

  他小心翼翼的退后了幾步,橫起砍刀,想趁著他沒飛起來,把它拍死。可還沒按下去,突然就聽到一聲“咯咯咯咯”聲音從砍刀下傳了出來,接著一團紅色的影子一下就竄了出來,竟然飛到了三叔的肩膀上。

  那紅光速度太快,三叔根本來不及躲,一個激靈,嚇的一身冷汗,手里的刀本能第向后一甩,就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蟞王給嚇了一跳,再一次飛起來,停到了一邊的墻上。

  此時,蟞王已經完全清醒了過來,鼓起了翅膀,不停的發出“咯咯咯咯”類似于青蛙叫的聲音,一股辛辣的臭味,從它身上不停的散發出來。

  三叔一琢磨,心說不行了,這東西他娘的比血尸還難對付,留在這里肯定是死,三十六策,走為上策,還是溜吧,想著縮起身子就小心翼翼地往秘道的入口處退去。

  秘道根本不容轉身,他只有倒爬,連滾帶爬的,退到了暗道的入口處,幸運的是,回頭看了看一邊,那血色的小蟲并沒有緊跟過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4蛇沼鬼城(上) 第六章 讓人無法接受的真像 下一篇:盜墓筆記4蛇沼鬼城(上) 第八章 西沙的前奏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