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當時是考古潮盜墓潮興起的時候,大量國外的探險隊來到亞洲,想在這第二次考古大發現中分一杯羹。

  當時中國的海洋考古幾乎是零,眼看著大批國寶給人盜撈走,中國的考古界人事哪能不急,幾個老教授一起上書中央,請求采取措施,后來迫于形式的壓力,在要錢沒錢,要人沒人的情況下,終于拼湊出幾只“考察隊”,其中有一只,就給派往了西沙,這就是文錦負責的那一只。

  三叔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在考古隊成行之前,大概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當時三叔正在幫文錦準備一些土設備,類似于抽水機,潛水器械這些東西,這些上頭都不給負責,全是三叔張羅的,那一天中午,三叔正忙著調試設備,忽然就有一個學生進來說,外面來了一個人來找他。

  三叔心里奇怪,沒多少人知道自己最近窩在這里,會是誰呢?走出去一看那人,不由就一愣。

  來人姓解,叫做解連環,大概是取“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縱妙手能解連環”里面的字。這人是三叔的外家兄弟,也就是相當于我的遠方表叔,因為一同住在長沙,所以平日里有來往,但是也不太多。

  那年頭說起來往這種事情,三叔他們還可以,老一輩就只有過年過節去拜會一下,講究的是淡如水。這樣的親戚突然來找,讓三叔有點意外。

  不過親戚來了,自然不能怠慢,也不好馬上問他來干什么,三叔就停下手頭的活兒,寒暄了一下,拉他到館子里吃飯,等酒喝到一半的時候,才問他來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解家也是大戶人家,兄弟有6個,比爺爺家還多,一般來說不會缺錢,來找三叔,必然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幫忙來著,而且事情可能比較特殊,不然他們自己不至于擺不平。

  那解連環扭捏了很久,才對三叔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他就是想托三叔的關系,想在文錦的考察隊里,謀一個位置,他想出海看看。

  三叔一聽就感覺不對勁了,文錦嬌人可愛,大家都喜歡,解家因為是親戚多少也都見過了,但是文錦自己的度擺的非常好,見過就是見過,但是都沒有深 交,平日里就更不要說聯系了,怎么,解連環莫名其妙的就冒出這么一個不著調的要求來,這肯定有是企圖的啊。當下他就搖頭,問道:“什么出海看看,你想看干 什么,去杭州看不行嗎?”

  解連環為難的撓頭,說這他不能說,要是一定要知道,就當他有比買賣在那邊。他也是受人之托。

  三叔又問他為什么不自己想辦法,雇艘漁船又不是很花錢的事情。他解釋說,現在中國正和越南搞軍事對抗,西沙那塊地方十分敏感,沒有海防的允許普通船只進不去,所以才托三叔幫個忙,混在考察隊里行事好方便點,且這事兒對文錦絕對沒影響。

  三叔越聽越怪,這土夫子和西沙搞在一起,怎么想怎么別扭,說是有買賣,西沙那里會有什么買賣?那邊說實在的,只有水和沙子,再多就是沉船,你要 沖著沉船去的,何必去西沙呢,寧波和渤海海了去了。而且解家在那時候也算有頭有臉,幾百年的老家族了,不可能突然落魄到要去掏海貨的地步啊?

  那解連環看三叔的表情有點為難,就說要是不行就算了,他再去想別的辦法。

  當時如果是我,他這么說我肯定就松了一口氣,順水推舟就拒絕了,但是三叔不這么想。他一聽,心說不對,這事情里有蹊蹺,是要是拒絕了,這小子真 的會去想別的辦法,這一行都不是善類,到時候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不好防備。既然已經和文錦扯上關系了,就不能讓他亂來,得查查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于是就說不是不行,他為難是因為這事情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他要先問問文錦看,這事情他是拍不了板。問解連環能不能等上一段時間。

  解連環一聽,忙說謝謝,還拿出了一堆當時的緊缺洋貨,托三叔送給文錦。

  兩個人各懷鬼胎,又聊了會兒別的,那解連環就走了。三叔馬上去找自己認識的幾個地痞,給了點錢,讓他們去跟著他,查查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

  那時候的地痞是消息最靈通的一幫人,不久就有了消息,說跟了著解連環好幾天了,發現他就是一個二世祖,平日里也沒什么愛好,只喜歡聽花鼓戲,朋 友也都是三教九流一群,非常平常,要說蹊蹺,就只有一個地方奇怪,就是他最近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么和一個洋人來往密切,經常隔三岔五的去一個茶館和一個 洋人見面,談也不談多少時間,十分鐘就走。

  三叔一聽,心里奇怪,他們這一行和洋人做買賣,那是常事情,但是解連環不同,他這種人已經基本上不參與家族生意了,他在家里的工作就是花錢,怎么突然又和洋人打起交道了?

  三叔覺得這里面有戲,馬上決定親自去看看。

  他問清楚了解連環見那個老外的一般規律,自己選了個時間,那一天,他就換了一件不起眼的衣服,一大早蹲在解連環門口等他出來。等了有一個小時, 解連環就出的門來,三叔摸了上去,遠遠一路跟著,跟了有半個長沙城,到了老米市那里,前面果然出現了一個茶館,解連環警惕的看了看后面,沒發現三叔,就挑 簾子走了進去。

  三叔心中大喜,三步并做兩步竄上去,到窗口一看,正看到解連環在一位置上坐了下來,而位置的對面,果然坐了一個老外。

  那老外一頭白發,虎背熊腰,看不出是哪國人,但是氣色極其好,坐在茶館里就像一只熊一樣,現在正似模似樣的喝茶,還穿著拖鞋,看這自若的勁兒,肯定在中國混的長了,早就習慣了長沙的市井生活。

  三叔打量了那老外一下,發現這人看著還有點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不由就有點納悶。

  和他做過生意的老外一只手就能數完了,絕對沒有這個人,這人肯定不是他的客人,但是那個年代,在長沙見到老外的機會簡直是渺茫,肯定也不是平時看到的,那這人是誰呢?

  他努力的回憶,把這幾年見到老外的場合都想了一遍,突然他就打了一個激靈,他馬上想了起來:這個老外,竟然是他在一年前鏢子嶺看到的那一群老外中的一個!那一年前的經歷太過震撼,三叔記憶憂新,一扯出線頭,馬上就全部回憶了起來。

  三叔遍體生寒,他看著茶館里的兩個人,突然感覺自己意識到了什么,又抓不住,一種不祥的預感從他心里冒了上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4蛇沼鬼城(上) 第七章 四目九天娘娘 下一篇:盜墓筆記4蛇沼鬼城(上) 第九章 錄像帶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