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們抬頭一看,原來那遠處的信號煙已經日漸淡薄,不知道是那邊發生了什么變故,還是煙球放的不夠。看這樣子,這煙必然堅持不到我們到達。

  在叢林中,假如沒有信號煙的指引,我們在沒有導航的條件下是肯定無法到達那個地方的。我們問潘子有何辦法?潘子就爬上樹冠,以信號煙的位置為中軸,用遠處的盆地邊沿的峭壁上怪石為參照物在指北針上做了標記,道只要在往這兩塊峭壁怪石的之間重點的位置走,必然能經過信號煙的燃燒點。不過,這叢林密集,就算誤差十來米都有可能錯過,所以咱們得在煙熄滅前盡量靠近。

  這就不能再耽擱了,我們立即整頓裝備,和從潘子那里對了指北針,淌水走進沼澤往信號煙的方向進發。

  在白天通過沼澤邊沿那一片水域非常輕易,由于雨水匯聚的沼澤水水位很高而且清澈,我們可以尋著水底可以落腳的石頭前進,沒有落腳的地方就游泳,半只煙的功夫我們就通了過往,來到沼澤真正的邊沿。

  那是一片比較稀疏的雨林帶,這里明顯地勢較高,很多的連接在一起的“樹群”突出了水面,似乎一些巨大的島嶼,可以看到有大量的亂石混在這片區域下的淤泥里,看上往似乎水位不深。

  但是往里走就會發現,樹木在這片區域里非常迅速的密集,大概只有兩百米后,樹冠就密集的偷不過天光了。樹根盤根接錯在一起,我之前實在有一個想法,就是做一條獨木船,這樣就不用這么小心翼翼的淌水前進,但是一看這種水下環境,就知道獨木船在這里也是寸步難行,非的人自己走不可。

  深進林中,光線就非常的暗淡,很快四周就都是駭人的樹根,樹根上繞滿了藤蔓,藤蔓上又覆蓋著綠色的青苔,潮氣逼人,那種繞法,展天蓋地,大部分地方我們全部匍匐下來才能委曲通過,讓人感覺是進進了一個巨大的長滿樹的巖***之中。

  潘子砍著攔路的藤蔓,由于幾乎所有的樹之間都有大量的樹根和藤蔓相連,所以我們反而幾乎不用淌水,排擠走在大腿粗的藤蔓上非常的穩當。

  然而讓我們希奇的是,這么密集的樹林里,卻出奇的安靜,除了我們行進的聲音,聽不到其它的消息,靜的有點讓人不舒服。

  “西王母的地盤果然邪門,”胖子邊走就道:“他娘的連個鳥叫都沒有?”

  “何止,他娘的似乎這里什么都沒有?”我心里道,靜的實在不正常,讓我有一種錯覺:我們可能是這片雨林里,除了這些樹外唯一的生物。

  “也許這里的蛇太多了,鳥全給吃光了。”潘子道。

  “不可能,那這些蛇現在吃什么?”

  想起那種蛇,幾個人又是一陣緊張,不過一途經來,卻絲盡不見任何蛇的蹤影,這讓我們有點意外。

  繃緊神經繼續前進,不久我們便看到前方出現了一些裹在樹木中,突出水面的古建筑遺跡,由于時代過于久遠,這些殘圭斷璧都已經成為不同外形的石塊,大量藤蔓和青苔在這些建筑的縫隙里生根,然后包裹全身,混在在雨林中很難辨別,非到跟前了才能發現。

  這些建筑必然在當時屬于建筑頂部的部件了,所以還能突出于水面,由于看不到水下的部分,不知道整體的外形如何,但是看頂部,都是一些簡單的塔樓的樣子。數目很多,高低錯落,大小不一,看上往像埋和尚的那種塔林。

  一途經來基本沒有見到西王母的遺存,現在終于看到了,倒是松了口氣,之前我還有一個臆想就是我們幾個別走錯了,究竟峽谷口上沒有牌子寫“西王母城往里2公里,移動信號已經覆蓋。”呆會兒進往發現里面啥也沒有那玩笑開大了。

  我們沒有時間停下來查看這些遺址,很快深進其中,不過固然主觀上不想往研究,但是前進的路線蜿蜒曲折,總有繞到這些遺址之上的時候,我就發現,這些遺跡固然經歷千年,卻堅實無比,十分的堅固,而另人希奇的是所有的這種“塔”上,都有很多的方孔,顯然是當時建造時候打磨而成的。

  方孔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大約人是通不過,但是比人小的東西都不成題目。

  胖子看著希奇,途經的時候就下意思的用礦燈順手對內觀瞧,然而卻什么都看不到,只聽得下面有水聲。不知道是通往何處。

  潘子沒空理會這些,就催促快走,胖子知道急人所急,也只好草草看一下就跟了上來。

  這個山谷的盡對面積并不大,越往里走,水下的淤泥明顯的減少,水下的各種的古跡遺骸就露了出來,非常的清楚,形成了一副非常詭異但是壯觀的景象,水深大概只有兩三米,無數的殘圭斷璧和水下的繁盛的樹根混在一起,讓我感覺只隔著一層薄薄的水面,就恍如隔世一般。

  直到這時候我才有進進到一座古城的感覺,看著這些殘跡,依稀可以想象當年這里繁盛的樣子,然而時過境遷,就算是女神的城市,也終于塵回塵,土回土了。

  感慨間,忽然腳下水流的速度發生了變化,前面似乎有向下的陡坡。我們小心起來,這里樹木太多,滑倒踩空就是重傷。

  再走幾步繞過一棵大樹,胖子就驚呼了一聲,我們看到左前方的密林中忽然出現了一張巨大的怪臉,離我們不到十米,足有卡車頭大小,臉上綠斑斑斕,大目高鼻,和我們在峽谷口看到的人面怪鳥石窟一模一樣。那是被包在青苔和藤本植物中一座巨大石雕。

  胖子打開礦燈照射過往,石雕的身體部分沉進了沼澤中,只剩下了頭顱,與密林融為了一體,在水中鳥身的呈現一種非常希奇的蹲勢,似乎要忽然展翅而起的感覺,如同貓科動物攻擊前的蓄勢。還可以看到石雕的下方的水下,有一些外形希奇的黑影,不知道沉了些什么。

  我們面面相覷,想起之前的想法,假如峽谷外的人面鳥雕像,是告訴外來者已經進進了西王母國的領地了,那么,這里出現了巨大的人面鳥石雕,又代表著什么呢?難道這是一種更加嚴重的警告。

  我下意識的看了看雕像之后的樹海,心說該不會在這石雕之后的區域里,有什么巨大的危險正在等待我們這些不速之客。

上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三章 信號煙 下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五章 石像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