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身邊沒有照明的東西,樹枝之內是封閉的空間,是一個死角,在這種光線下是很丟臉清里面情況的,我盯著那血紅的眼睛,只感覺到喉嚨發緊,一時間也忘了反應,也直直的和他對視。

  對視了幾秒,我便發現了不對,這眼睛的血紅似乎不是一般的血絲彌漫,而是真的被“血”染紅了,那血色甚至滲出了眼眶,而且那眼睛根本不眨,比如凝固了一般。

  活人可以不動,但是盡對忍不住不眨眼睛,這是一個常識,我立即心中起疑。

  摸索身上,就摸出幾只火折子,擰掉防水的蘆葦桿,打起來就小心翼翼地往那方孔中送。

  靠近孔口,里面的情形就照了出來,我一看之下,人整個就炸了起來,從腦門到腳底一下全涼了。

  映進我眼簾的是一張猙獰的怪臉,已經有點發腫了,這甚至不能說是一張臉,由于他的下巴已經沒了,整個臉的下半部分不知道被什么撕走了,血肉模糊,整條舌頭都掛在外面,沒有下巴的連接,舌頭直接從咽喉里出來,看上往就奇長無比,比如一條腐爛的蛇。

  這是一個死人了,我一下就感覺想吐,好不輕易忍住,就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

  看此人的發型和裝備,顯然也是三叔的人,死了也不長時間,應該是被水沖進來卡在這堆樹枝內的。但是,假如這是一個死人,那剛才叫我的是誰?

  我立即再次看向那尸體,這時候,火折子卻燒完了,那猙獰的臉孔重新隱進黑暗,我只看到那血紅的眼睛還怨毒地瞪著我。

  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都起來了,看了看四周,這是黑漆漆的地下水池,沒有任何其它人在四周的樣子,而且剛才我也沒有聽到任何人移動的消息。

  冷汗刷刷地下來,我的脖子有點發硬,忽然意識到不妙,這里肯定發生了詭異的事情,我不能再留在這里了,不管怎么樣我必須帶胖子立即離開。

  深吸了一口氣我就爬了回往,解開自己腰上剩余的幾條結實的藤蔓,套在腰間,就探身下往,捉住胖子的手往上拉。

  胖子實在太沉了,加上他的衣服泡了水,簡直如同鉛塊,我只有一只腳能出力,拖了幾下幾乎紋絲不動,幾乎自己又要滑下往。

  我立即知道用手拉是沒有辦法了,看了看四周,看到胖子身上也還系著我做的簡易拖架,就把托架的藤蔓綁在我身上的藤蔓上,用木棍打了個套節套在胖子的腋下,橫過他的腋窩做了個類似擔架把手的東西,另一端撐在地上,就用自己的體重加上力氣,像黃河纖夫一樣咬牙往上拉。

  這是建筑學里的三角力學,當時老師教我們怎么用一根棍子和一條繩索配合自己的體重做牽引吊具,工民建里的也有這樣的課程。

  有我體重的幫助就好的多了,我扯住藤蔓一點一點的往井道里跑,水里的胖子就給我一點一點提起來,最后終于給我把大半個人抬出了水面,但是此時我腰間的藤蔓幾乎就把我扣成雙截棍了。

  我找了一條比較粗的石頭縫隙,將我備用的木棍卡進往,將腰間的藤蔓套了過往,固定住胖子,然后再爬回往到水里,將胖子的雙腳抬上來,拖過來到達安全區域,然后解開他身上的藤蔓拖架,看樹枝堆中暫時沒有異狀,立即就給他做心肺復蘇。

  我沒有受過專業練習,動作都是連續劇里看來的,只記得假如心臟停跳,極限時間是8分鐘,8分鐘內救活的可能性很大,現在胖子還有微弱的脈搏,呼吸微弱,這應該是中毒癥狀,不知道心肺復蘇是否有用。

  搞了幾下不得要領,也不知道對不對,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往,又按了不到兩三分鐘,忽然胖子一聲咳嗽,整個人抽搐了一下,又吐出了一團黃水。接著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胸部開始起伏起來,但是只吸了一兩口,他一下人又翻起了白眼,呼吸又微弱了下往。

  我看了看他脖子上的血孔,顯然這毒蛇確實厲害,這一口咬的份量精確,胖子形同廢人就是不死,只要這體內的毒不往掉,怎么救胖子都沒用。我脫掉自己的衣服,在水池里撈了點水,用匕首切開他的傷口,洗了一下放出黑血,接著一邊繼續給他按胸口,讓他能堅持下往,一邊琢磨該如何是好。

  只按了兩下,我忽然聽到背后又傳來一聲陰惻惻的聲音,同樣是在那樹枝堆之內。

  情急之下,我沒有聽清楚說的是什么,但是聽著耳熟,這一下子把我嚇僵了,我猛的再次回過頭,用手電往照看那方才我在樹枝堆上挖出的洞。

  就隱約看到那血紅的尸眼還是呆滯地看著我,冰冰冷涼,看著讓人萬分的不舒服,而讓我頭皮一炸的是,我看到那尸體的舌頭,竟然在動。

上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六章 第三夜:霧中人 下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八章 第三夜:毒舌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