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暗罵了一聲,心說他娘的真是倒了血霉了,難道這也詐尸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豁出往了,心說就算是詐尸,這新鮮粽子也沒有下巴,它也咬不死我,正欲大戰一場,忽然就看到在那舌頭下,探出了一只火紅的蛇頭,大約拳頭大小,頭上有一個巨大的雞冠,那蛇頭一扭動,整條蛇就從舌頭下爬了出來,爬到樹枝堆上。

  我和胖子所在的井口,離那樹枝堆也不到兩三米的間隔,這蛇蜿蜒爬到樹枝堆上之后,順著樹枝堆上橫生的枝椏就慢慢游了下來,蛇身頗長,足有一米多。比咬死阿寧的那條還要長點。

  這蛇顯然是躲在那樹枝堆之內的尸體里的,被我驚動了,

  那蛇很快就順著樹枝堆爬上石壁,石壁很不平滑,它順著石壁就如同壁虎一樣悄無聲息地往我們爬了過來,我一看糟糕了,我根本沒有時間來避開,情急之下我靜靜從井口上滑了下往,縮進了水里。

  本以為它會給我們驚動,然后從水里翻出來,我離樹枝堆已經有兩米多了,馬上往上看往,就看到那蛇被胖子吸引了留意力,那邊上就是胖子所在的井道口,它順著石壁堆一路往下,就到了井道口,立即它就發現井道里的胖子是個活人了,停了下來,轉動了幾下頭部。

  我的心立即吊了起來,心說它該不是要咬胖子,這不太可能啊,胖子像死魚一樣躺著,假如不驚擾蛇,蛇不會主動往咬東西的,究竟毒液是很寶貴的。

  看著那蛇忽然就又動了起來,爬上井道內直奔胖子的頭部,竟然盤到了胖子的額頭上,似乎要往胖子嘴巴里鉆。

  我一看壞了,它又要進往給胖子補充蛋白質了,立即想找什么東西砸過往將它趕開,卻發現在水里什么也摸不到。只好用手甩起水花,往打那蛇。

  這真是個愚蠢的決定,假如是別的種類的蛇可能就一下被嚇跑了,但是我忘記了這蛇是有邪性的。那蛇被我的水一拍,一下縮了出來。立即就發現了我,它直起蛇身,雞冠豎立,發出了一連串“咯咯咯咯”高亢的聲音,似乎在威脅我。

  我一看還以為有效果,繼續拍水,還沒等我拍起第二個水花,忽然那蛇一個收縮,一下就發現了我,接著如同離弦之箭一樣竟然飛了起來。竄出井道口,貼著水面一個非常優美的8字舞動,幾乎不到一秒就沖到了我的眼前。

  我只看到紅光一閃,條件反射就用手往擋,那蛇整個就盤上了我的手臂和肩膀,只感覺竟然有手臂粗細,鱗片滑膩非常,那一剎那我幾乎看到了它的毒牙,腦子立即嗡的一聲,就痛罵了一聲往外甩往。

  那是瘋了一樣的動作,這一甩應該是用出了我全部的力氣,蛇竟然真的給我甩了出往好幾米,但是它還未粘到水忽然就一個回旋,尾巴拍水又彈了起來,貼著水面又來了。

  我轉頭就逃,用起全身的力氣撲騰開來,往前一竄就扎進水里改變方向連游了好幾下,就鉆進了樹枝堆下的空隙躲了進往。

  一直躲到實在憋不住氣了,才從水里探出來,大口的喘氣往四周看,我努力壓低劇烈的呼吸,往四周看,想看看是否騙過了那蛇。

  我心中想的是蛇始終是畜生,總不會人那一套東西,這種簡單的小計謀總能出發點作用。

  看著卻讓我意外,我看了一圈,水面上沒有那蛇的影子,似乎是沒有追來。

  我心里松了口氣,心說小樣的小命算是撿回來了,剛苦笑,嘴巴還沒裂開,在我腦后,忽然又有人陰側側地嘲笑了一聲。

  我已經經不起驚嚇,立即遍體生涼,回頭一看,立即就看到那條血紅色的雞冠蛇就豎立在我的腦后,怨毒的黃色蛇眼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我一下喉嚨窒息,立即就想潛進水里,卻看它雞冠一抖,忽然就發出了一個幽幽的聲音:“小三爺?”

上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七章 第三夜:窺探 下一篇:盜墓筆記5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九章 第三夜:蛇聲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