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此時我還只是有不祥的感覺,但我的內心還是告訴自己,不可能這么偶合,這種天氣里木制的老屋子發生火災的概率很高,但是心中不祥感漸漸強烈到讓我有點窒息。

  隨著小孩子跑,沖向著火的地方,越靠近我就越覺得不好。等到我沖到跟前,我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只見悶油瓶的高腳樓里冒出了滾滾濃煙,火勢極大,熱浪沖天,根本沒法靠近,一看就知道已經燒得沒法救了。高腳樓后面的山也燒了起來,灌木叢一片焦黑,火還在往上蔓延。

  村民正從四面八方趕來沖到山上往撲火,我們經歷過山火,知道山火一旦燒起來,那種可怕的后果是難以想象的。所以先救山火盡對是正確的。

  這火的源頭似乎在山上,悶油瓶的高腳樓就在山腳邊,于是受到了殃及,但我呆立在那里,知道肯定不是這么回事。

  火勢太大了,我們到溪里往才多少時間,就算被雷劈中也不可能燒得這么快。最明顯的是,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郁的煤油味。

  這里沒有消防栓,所有的救火設備只有桶,但是桶的數目有限,他們又是從水缸里舀水,等山火撲滅的時候悶油瓶的屋子肯定已經燒得一點也不剩了。我情急之下想沖進往,胖子一把把我拉住,說已經沒辦法了,進往太危險了,犯不著把命喪在這里。

  我腦子里一片混亂,跪倒在地上,這時忽然邊上人影一閃,我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悶油瓶沖了過往,沖到火房前,往高腳樓底下的隔空處滾了進往。

  胖子和我都大驚失色,要知道在這樣毫無保護的情況下沖進火場,盡對是重度燒傷,沒一點情面可講。不是說你不碰到火就沒事了,火場中心的溫度高達上千度,在里面待著一瞬間就熟了。

  胖子馬上大叫救人!我和他立即沖過往,挨近屋子五六米處,滾燙的熱浪就撲面而來。我的汗毛立即就被烤卷了,眉毛頭發發出啪啪的聲音。我咬牙忍住皮膚的灼痛,沖到屋子邊上,蹲下往,立即發現根本不可能進往,里面的高溫如同火龍的呼吸涌出,趴下往委曲看,地下有濕潤的泥巴,悶油瓶裹了一身濕泥,正在往里爬。

  再想仔細看已經不行,我們被熱浪烤得沒法睜開眼睛,只得連滾帶爬地退出來。旁邊救火的人趕緊沖上來把我們拉住。

  剛被扶起來,就聽到火場里傳出一聲東西垮塌的巨響,接著悶油瓶也從高腳樓的隔空處滾了出來。他渾身都冒著白煙,跌跌撞撞爬起朝我們跑來,旁邊馬上有人上往往他身上潑水,邊上有人說瘋了瘋了。

  我沖過往,只見他渾身裹滿了房下的爛泥,不知道有沒有燒傷,但能看見左手有幾處全是黑灰,顯然他豁出往用手掏了。我痛罵:你不想活了!胖子扶起他就問道:“怎么樣?”

  他面無表情,只冷冷道:“全燒沒了。”說著看了看忙著救火的人們,“全是煤油味,連地板都燒穿了。”

  這動作的意思不問可知,胖子也看了看救火的人,面色不善地看了看我:“小吳,看來這村子有點題目。”

  我看著悶油瓶的傷心里沒空琢磨這些,邊上有人對我叫道:“快帶他到村公所找醫生吧,燒傷小大由之,那屋子沒人住,學什么救人啊。”

  我們找了一個圍觀的小孩帶路,帶悶油瓶到村公所后,那小孩讓我待著,他往叫醫生過來。我想起剛才還是后怕,忍不住抱怨悶油瓶。胖子讓我別煩人了,小心被人聽到。我才閉嘴,心里堵得有點喘不過氣來,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悶油瓶似乎根本沒在意身上的傷口,只是在那里發呆,不知道想些什么,氣氛凝固了。

  這種郁悶我都不想形容,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早知道這樣我寧可當場被逮住打一頓也要先進往看了再說。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四個小時后才把大火撲滅,很多人都燒傷了,不久后來了一個赤腳醫生,用草藥給傷員處理傷口。悶油瓶一檢查倒還好,大概是由于地下的淤泥隔熱,他的燒傷固然多但都不嚴重,只有左手燒傷得有點厲害。赤腳醫生似乎見過大風大浪,也不緊張,慢吞吞地給他們上了草藥,說只要堅持換藥,一點疤都不會留下。這里夏天山火頻發,村民自古對于燒傷就有很多的經驗。

  我們幾個都不說話,回到阿貴家里一清洗,我的眉毛頭發都焦得直往下掉。簡直慘不忍睹。

  悶油瓶徹底陷進了沉默,房間里滿是燒傷草藥希奇的味道,很難聞。我有點責怪胖子,對他道假如不是他說先回來,當時我們頭皮硬一下直接進往把照片拿出來,就不會有現在這事了。

  胖子就火了,道這怎么能怨他,既然有人縱火那咱們肯定早被人盯上了,失事是早晚的。這次燒的是老屋子,假如咱們看到了照片,那他們燒的可能就是我們了。而且當時那種情況,是人都不會硬著頭皮進往,光天化日之下你爬到人家房里,膽子也太大了。

  我也是有股悶氣沒處發,確實怨不得胖子,可是胖子這么說我就一肚子無名火,硬是忍住和他吵架的沖動,用頭撞了幾下墻壁才稍微緩和了一點。

  胖子嘖了一聲,對我道:“我看這事咱們就是沒辦法,我估計他娘的早就設計好了,不然我們不可能這么倒霉。偷箱子那瘋子,我看可能是別人裝的,也是縱火人那一伙的。你想他偷箱子的時候消息那么大,還故意敲了地板引起了我們的留意,肯定就是把我們引出往。”他頓了頓,“然后他的同伙在外面,我們一出往看到他們,就肯定不敢再進往,等我們一走他們就縱火燒屋子……他娘的,肯定是這么回事兒。”

  有道理,我點頭,這么說來,他們應該是臨時發現了我們,情急之下把我們引了出往,假如早知道我們的計劃,他們早該采取措施了,不會這么急切和極端。

  假如真是這樣,那縱火的很有可能就是當時在山坡上看著我們的那幾個村民……他們是什么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他們也不應該會熟悉我。

  “他們肯定不知道我們在找什么,假如他們知道我們在找照片,只要把照片拿走燒掉就可以了,不需要把整棟屋子燒了。”胖子道,“不過這些人也不聰明,露了臉了,我就不信我們拿他們沒轍。你還記得他們長什么樣子嗎?”

  我有些模糊的印象,不過那么遠的間隔也實在不能認全,肯定會有些困難,于是不由得嘆氣。

  假如悶油瓶沒有忽然想起那只箱子,我們會直接看到照片,也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但是這樣一來,這只箱子就將埋在燒焦的廢墟下面,永無出頭之日。錯有錯著,我們并沒有完全失敗,想到這里,我倒有些釋懷。天無盡人之路,而且這屋子一燒,我就知道了一件事情:這村子里肯定有人知道什么,而且不會是普通的事,不管怎么說,這算條線索。

  只是,不知道是否那批人接下來還有行動,會不會對我們有所行動,胖子說應該不會來害命,否則沒必要燒屋子,直接殺了我們就行了。不過咱們還是要小心,以后必須多長個心眼。

  就算是這么想,胖子還有點放心不下,往阿貴的院子里里拿了幾把鐮刀回來躲在床下防身,還搞了幾只杯子,掛在門窗上,門窗一動就會掉下來發出聲響。

  我這時候總覺得心神不寧,有一種預感——既然有人在阻撓我們,阿貴幫我們找當年那個老向導的事情也會出變故。有人不想讓我們繼續查下往。

上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二章 古怪的村子 下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四章 變故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