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之后,我和盤馬老爹的對話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我不停地提題目,一邊了解事情的經過,一邊試圖摸索出那個秘密。

  談話內容十分的分散,老爹講話加上阿貴翻譯,有時候還要互相解釋概念,非常花時間。而且老爹并不十分配合我的題目,也或許是阿貴的翻譯有一些偏差。所以談完之后,我的腦海中完全是一片支離破碎的景象。

  文錦他們進山的年份,大概是在1976年,老頭沒法很精確地說出時間。

  當時帶隊的應該就是文錦,但是我拿出西沙的合照讓老爹看的時候,他卻無法分辨出其他人。時間太久人也太多,當時那種環境下,所有的人都一個發型一種衣服,他只記住了唯一的一個帶隊,非常公道。

  前面的事情平淡無奇,當時這里邊境沖突頻繁,村里出現部隊太平常了,要知道在1978年前后,上思一帶幾乎都是解放軍,山里的路大部分都是打對越反擊戰時挖出來的,部隊要進山里找向導,那是屬于軍事任務。

  盤馬拿了部隊的補助,當時他還是壯年,打獵的時候他一個人走得最遠、最深,自然是當向導最合適的人選。

  他們在當天的清晨出發,部隊的任務他不便多問詳情,只是將部隊的人引到了羊角山里,之后便是隨著部隊走。他的心思放在了記路上,羊角山他往得也未幾,他必須保證能安全返回。

  他們走了相當長的時間,在山里過了一夜,來到了山里的一處湖泊。

  那個地方盤馬只到過一次,那還是他三十一歲那年,他娶老婆要打幾只獐子回往請舅爺。那年山里太不太平,野獸都躲到深山里往了。他一路帶著狗找進來,找到了這個湖,在湖邊上埋伏了一天,獵到了一只野豬。之后他再沒有深進過那里。

  那種湖泊自然沒有名字,也許除了盤馬外,村里人都不知道那里有湖。湖是一個死湖,沒有溪澗,底下有沒有連著其他地方他就不知道了,部隊的人在湖邊上扎營立了帳篷,之后盤馬的任務就完成了。

  接下來,他負責每隔幾天送給部隊一些給養,部隊自身的補給很充足,所以他每次進山只帶一些大米或者鹽巴。阿貴說的那一次希奇的事,就發生在其中一次。在此期間沒有人知道那支部隊駐扎在那里是干什么。

  在這個過程中盤馬是很好奇的,但是他也知道在那種年月里,窺探這些東西的代價太大,所以他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后來隊伍開拔的時候,多了很多盒子,大約有三十個,每個都是鞋盒大小。當兵的很小心地帶了出來。

  他好奇,曾經想拿過一個,但被一個當兵的很婉轉地制止了。當兵的說這盒子里裝的東西很危險,他尋了個機會拿了一下,只感覺進手十分的重,不知道裝的是什么。

  我聽到這里,腦子里大概有一些印象,這種鞋盒大小的盒子,叫做收納盒,外號叫做骨董盒,是考古隊用來存放出土整理后的文物碎片的。這種盒子一般都被嚴格編號,有大有小,但是大部分都是鞋盒大小(出土的文物一般較重,鞋盒大小所容納的重量最適合搬運)。

  盤馬非常納悶,由于湖的邊上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盒子里的東西是哪里來的?他當時的想法是這盒子里肯定裝的是石頭,由于湖泊的邊上是***的石灘,有很多很多的石頭。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不對勁,由于在山中行進了一段時間后,盒子里開始散發出一股希奇的味道,非常難聞并且無法形容。

上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十一章 味道 下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十三章 心理戰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