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當然,這種遺忘可以是偶然的,事實上,不知道有多少傳說湮滅在歷史中,但這種湮滅一般都是大規模的,不會單單只有一個傳說消失。傳說斷代,必然隨同某一段歷史時期的完全空缺,沒有任何訊息。

  我覺得這其中有貓膩,寨子里的傳說和老故事不少,不存在明顯的斷代,卻單單沒有任何“本來有個一模一樣的古寨,但是被水沉沒”的相關傳說,是否有人不希看這個傳說流傳?

  關于這種COPY,我心中實在有種非常強烈的直覺,以為是出“鏡像陰謀”。“鏡像陰謀”是日本推理小說中的一種常見詭計。詭計的核心就是隱瞞,也就是說,阿貴他們的村子是假的,是為了不讓別人發現真實的村子已經消失,因而特地建造的。

  生出如此強烈直覺的根本原因,是盤馬說的魔湖的故事。我當時的推測實在也是一種鏡像詭計,老的考古隊被抹掉,一只來歷不明的新隊伍神不知鬼不覺地替換,就是“鏡像”。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會有大火燒了老寨的傳說,當時的寨子肯定不全是在峽谷的坡上,山里的村子會有很多零星的樓房,分布在離存在較遠的地方,這些寨子水淹不掉,但一定要毀滅,就可能使用了山火,為了掩蓋山火的痕跡,終極使用了這種說法。

  這種詭計的背后,就是大陰謀了,并且可能極度的血腥,原本村里的人必然會被全部屠戮,殺人者很可能假扮成村民,住進了假村之中,實行他們的計劃,這個詭計發生在很久以前,若干年后,又發生了玉礦的事情,之后,村子被沉沒。

  一個地方發生這么多的事,顯然,這里的村落山川河流中,隱躲著什么。

  一切聽著實在太玄乎,感覺不太可能,我很抗拒往這個方向思考,反正也無法求證,現在只能壓制疑問,等待之后進一步的調查結果。

  大腦完全不夠用了,剛想喝點東西透透氣,胖子卻又發出一聲嘖,指著圖問我道:“天真,你這樣看看,你畫的圖像什么?”

  湊過往,就發現他拿筆涂黑了一些地方,很快我的平面圖就變得斑駁,等他拿起來放到太陽光下面,我就愣了。

  被他稍微一加工,整個村子的平面圖,竟然變成了一只動物的樣子,有眼睛和爪子。再仔細一辨認,立即認了出來,那是一只麒麟。

  “越來越好玩了。”胖子喃喃道。

  我渾身的毛都立了起來,直接能看到的是,那麒麟的樣子,和悶油瓶身上的很像。我靠!難道真的來對地方了!我心說,腦子里幾個概念不停的閃動,麒麟、紋身、平面圖,忽然就有了一個橫空出世的動機。

  拿著圖走向悶油瓶,他正在發呆。

  我上往對他道:“快快!把衣服脫了!”

  他愣了一下,面露不解,我把手里的圖給他看,這樣那樣不停的解釋,他還是不理解,但還是按照我的意思把衣服脫了下來。

  我看著他磨嘰的動作真是心癢,真想一腳把他踹翻,馬上貼上往看,等他脫了衣服我才想起來,他身上的紋身,平時是看不見的。

  我問悶油瓶這是怎么回事,他告訴我,這種紋身是用一種帶刺植物的汁液紋出來的,平常是透明的,只有體溫超過一定溫度才會變成玄色。古時候苗人多有濕熱病,這種紋身可用來檢測小孩子的體溫。

  當然,要體溫超過一定的溫度,也可以是由于劇烈的運動,所以悶油瓶在劇烈的搏斗或者激動地時候,紋身便會顯現。也由于不同的濃度,對于溫度的敏感不同,只有極端劇烈的搏斗,能讓所有的紋身圖案顯現出來。

  胖子弄來熱水袋,我們逼著悶油瓶燙他的胸部,果然,玄色的紋身慢慢顯現。

  胖子就道:“我靠!這招好啊!我以前作弊怎么不知道這個。”我則開始仔細看他的紋身和我畫的輿圖。

  “你看看這古樓的位置。”胖子道,指了指塔邊上路徑的走向,“假如巴乃和這個村子是一樣的,那么這湖底古樓的位置,正巧在小哥那高腳木樓的位置上,假如貼在小哥身上,就是麒麟的眼睛。”

  “哦?”我心中一動,細細一看,果然如此,心說胖子果然心細。

  這有什么深意嗎?

  胖子又道:“這樣看來能肯定一點,就是小哥,你肯定和這個有淵源。”

  我切了一聲,說這不是空話嗎?

  胖子道非也,這對于我們,指導意義重大。以前只是估計,大概這里會有一些線索,現在可以確定了。估計和確定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們今后的做法也會改變。

  我點頭,這倒也是,而且,這個村子的事情才剛剛開始,有的搞了。

  胖子接下來和我們討論了一些指導方向,“這事算是有眉目了,也不用那么急,反正村子不可能忽然又沒了,我們肯定得繼續待著,做個系統的調查。另外,四周的村子也得一個一個往打聽,看看能問出什麼來。這是個很長的過程。我看,得在這里呆上一段很長的時間。整理一下,先回往帶點東西過來,接下來可能要常駐。”說著對云彩就咧嘴笑:“丫頭咱們相處的時間長著呢!”

  云彩也笑笑,眼神卻不自覺的晃像悶油瓶。

上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五十三章 很像的寨子 下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五十五章 不速之客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