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對于很多斗里的東西,有著一股非常強的直覺,她畫的那座樓,我一眼看往,就覺得不太對勁,造型古古怪怪,看上往十分的不舒服,有一股邪氣。”老太婆道,“我以為她是項目做得瘋魔了,當時我和她好好地談了一次,談的時候,就感覺她非常不太對勁,整個人的狀態,很不正常。這種感覺很難形容。她既緊張,留意力又不是特別的集中。她當時的表現,我后來分析給別人聽,有一個朋友總結出了一個形容,讓我覺得非常像:‘似乎她的房間里,還躲著另外一個人,她不想讓我發現。’”老太婆喝了一口茶道。

  這個形容非常的希奇,我們形容一個古怪的狀態,一般會使用緊張、焦慮、留意力不集中這種詞,但是這個形容非常的具體。

  “難道她把她男朋友躲在房間里了?”我忍不出說出來道。當時的霍老太,還是青春期少女的母親,和所有的母親一樣,對于女兒的各種變化都很關心,我能理解她的這種狀態。

  “我們家的大院不是一般人可以出進的,她在房間里假如躲了一個人,我們肯定會發現,而且,在她出門的時候,我進往過不止一次,里面有沒有人,我太清楚了。我非常的擔心,于是派人往跟蹤她,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引起了這種變化,可是這個時候,她一次離家后,就再也沒有回來,一直到現在。”

  “她失落了?”

  老太太長嘆了口氣,點頭繼續道:“為了找她,我開始自己派人調查,我是通過當年的那個張家樓考古項目往查,但是我只一查,就發現當年這個考古項目非常的晦澀,不像是一般的考古活動,由于就是通過我的關系,都無法順利地拿到資料,而我女兒,她似乎在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忽然就一點痕跡都沒有了,我花了無數的精力也沒有任何的收獲,我們不知道他們當年往廣西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她頓了頓,“這么多年下來,我一直在收集所有的關于這個項目的事情,這些圖紙,就是我一張一張從市面上收集而來的,到這第七張,整整二十多年了。我只希看有生之年,能夠通過這些圖紙找到這座樓,看看他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看著她的表情,我立即就想起了三叔當年和我說文錦的表情,心中的預感越來越強,感覺到事情忽然點混亂起來,但是那不是糊涂的混亂,而是忽然間所有的一切都聯系起來的那種應接不暇。

  “說起傷心難過,實在我也習慣了,我只想在我這把老骨頭還沒人土之前,給我一個答案,她是死了也好,她是如何了也好,我只想知道一個結果,否則,老太婆我的眼睛肯定閉不上。”她道,“所以,這不關乎什么錢不錢的事情,小子,你懂嗎?”

  我下意識地點頭,她就做了一個讓我出往的手勢:“你可以帶你的朋友走了,作為你爺爺的朋友,給你個忠告,這段時間,你最好離開國內,也請你說話算話,托人把你的樣式雷送過來。”

  我點頭,卻根本不想走,我忽然發現我有更多的題目需要解答,當然,現在要先驗證一下我的想法。于是我就問道:“婆婆,他們發現那座樓的地方,是不是在廣西的巴乃?”

  老太婆看著我,臉色就一變:“你聽說過那個項目?”

  “事實上,我剛從廣西回來。”我道,“我在那兒,碰到了一些希奇的事情。牽扯到一支考古隊,以及一座古怪的樓。”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九章 樣式雷(上)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十一章 考古隊、樓和鏡子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