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接下來兩天,我活得似乎一只壁虎或者當年在這里生活的羌族采藥人,由于和事情并沒有太大關系,所以長話短說。

  我從一個只有一些野蠻經驗的攀巖菜鳥,慢慢開始能夠靠著那些繩索獨立地在懸崖上爬行,我們從上往下,一個洞一個洞地往下尋找。具體的過程實在十分有趣,不過沒法形容出來。這些洞大體都不深,很多都是正宗的山體裂縫,看著是個洞實在最后只有一臂深,能容身的并未幾,但是即使是這樣,我們還是在不少洞內都發現了殘缺的骸骨,有些發髻還清楚可見,但是大部分的骸骨都散落著,顯然被啄食過。

  想起他們砍掉繩索的決盡,當時覺得信念讓人佩服,如今看到那些骸骨,空洞的骷髏卻讓我覺得十分可笑。不知道他們在最后的關頭會是如何的心情,也許會有少數人由于饑餓產生幻覺,那應該就是他們努力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結果了。

  出乎我意料的順利,在第二天的上午,我們就找了那個他們發現帛書的洞***,之所以肯定是這一個,是由于洞***的四周有明顯的人工加固的痕跡,洞只有半人高,比所有的洞都深,但是還是能一眼看到底部,里面有一具盤坐著的骸骨。

  說起骸骨也許并分歧適,由于那尸體有完整的人形,但是也不是干尸,尸骨能維持人形,主要是由于他身上穿著一件鐵衣。

  這東西是一種民間修道之人的加持,據說古蜀一代有這種習俗,用來克制自己的各種欲看,我不是民俗專家,也不具體了解,只感覺真難為他背著這身破鐵爬得那么高。

  鐵衣很像鏈子架,但是用的是老鐵,整個鐵衣銹成了一個整體,里面的骸骨早就散架了,只有外殼保持著死前的姿態。骸骨四周的玄色洞壁有很多砸出來的凹陷,看來以前的帛書都放在這里。現在已經完全被洗劫一空。

  此人不知道是誰,看骷髏上干枯的發髻幾乎沒有白發,應該不是個老人。它來自哪里?有過哪些故事?臨死前又在想些什么?每當看到一具尸體,我總會想知道這些事事情。

  由于我們兩個的身形幾乎堵住了洞口所有的光線,小花打起了手電,秀秀和我們透露過,在當年的發掘過程后期,發生過巨大的事故,但是這里一切都不像發生過巨大事故的樣子,而且,當年的工程浩大,那么多人,難道就為了這么一個洞?

  固然當時他們需要找遍這里所有的峭壁,但是也不至于要老九門全部出動,這種前所來有的陣仗,肯定是由一個人牽頭,那這個人一定是判定出形勢需要這樣。能夠糾集所有的老九門的人的判定,應該是正確的。

  我們眼前看到的肯定只是一種假象。

  果然,這具古尸的身后我們發現石壁上沾有很多詭異的干裂泥痕,刮掉泥痕,赫然見到了水泥。

  后面的石壁是用這里的山石扳著水泥砌起來的,竟然會在這種地方看到水泥,讓我感覺無法接受,顯然他們當年撤走之前,完全封死了這里。

  “婆婆有沒有和你說過這情況?”我看著那些水泥,這讓我有些擔心,這種封法會不會意味著里面有著某種必須被關注的巨大危險?但是老太婆沒和我們說,甚至沒有提到這里被封住了。

  “當年他們是第一批撤走的,封住這里應該是在霍家離開之后,剩下的人做的。”小花道,“假如她想做成一件事情,應該不至于玩這種花招。”

  說著他拿著一邊的石頭砸了兩下水泥混合石壁,石壁紋絲不動,但是表面很多的水泥都被砸掉了,我們就發現里面水泥的顏色發生了變化,呈現一種暗紅色。

  說是紅色,實在是一種偏向深棕的黃,很像是鐵銹水。我撿起一塊碎片聞了聞,沒有任何的異味。

  固然不能肯定,但是我立即就意識到,這可能是血。老太婆和我們說過,當年探索這里的時候,發生過巨大的變故,這里有血跡,證實我們來對了。但是,血跡以這種方式出現,讓我覺得有點題目。

  我曾經見過類似的痕跡,在屠宰場的屠案上,那年我和三叔往置辦年貨,這種陳舊的血跡,實在比鮮血更讓人壓抑。

  但是,隨著小花的繼續砸下往,碎裂的水泥越來越多,我就發現有點不對,里面整塊整塊的水泥都是這種顏色的,越往里顏色越深,越接近真正的紅色,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開始聞到了血腥味。

  小花也露出了驚奇的神色,又砸了幾下,翻出幾塊石頭就停了手,罵了聲:“嘖。”

  我看著被砸出的凹坑,里面所有的水泥全是紅色,簡直似乎,這水泥是用血漿攪拌出來的一樣。

  假如是有人受傷,或者死亡,不可能會流這么多的血,而且,這些血浸透了水泥,哪有滲透得那么深的道理。

  “會不會是當年他們為了避邪之類的原因,在水泥里混了狗血?”*我問小花。

  小花翻動地上的水泥塊,道:“越挖血跡越深,水泥浸血浸得越厲害,而表面卻未幾,說明,血是從里面向外滲出來的。”他摸了摸那些發黑的水泥,“里面接觸不到氧氣,血里的鐵元素沒被氧化,所以顏色沒有褪往。”

  “從里面滲出來?”我心說那是什么原因。一種不好的感覺傳遍全我忽然想到了血尸墓。

  小花用石頭繼續砸了幾下,浸了血的水泥固然并不是很堅硬,但是表面蓬松的部分砸光之后,里面的碎石頭越來越多,沒法再砸進往。于是我們從下面吊上來石工錘等裝備,開始一點一點把石頭砸開。

  這種水泥和石頭混合的物質相當于現在的路基混凝土,抗壓性能極佳,我們只能從石頭和石頭的縫隙處砸掉水泥,把石頭敲下來,進度緩慢。在局促的空間內很快兩個人就汗流浹背,由于協作失誤,都被對方的錘子敲到了手指和腦袋,苦不堪言。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外面一片漆黑了,忽然我砸開了一塊石頭,一下就發現,從水泥中露出了一段骨頭。

  我和小花對視了一眼,立即加快鑿進,撥開四周的石頭,一具希奇的骨骸,就從石頭中露了出來。

  那是一具完全腐爛,但是卻沒有分解的尸體,我們只挖出了一點點,剛能看到頭蓋骨和一只臂骨,其他的還在混凝土里,骨骼發黃,幾乎碎成渣子。能確定是具人的尸體,但是,卻又有點不一樣,由于這些骨頭上,覆蓋著一層希奇的“毛”。仔細往看,就會發現上面粘滿了霉菌一樣的“頭發”,讓人背脊發毛。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二章 巢(下)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三章 雙線(二)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