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瞬間,我腦子里有兩個判定,這玩意兒到底是什么,剛才沒留意,假如這東西本來就在這里,那這也許只是我身下那些小球長大后的樣子?假如不是,那這東西就是活的,那事情就有點麻煩了。

  金屬的敲擊聲格外的清楚,我看著四周,心說,這該不是求救而是警告?心如電轉就想先給自己選好退路,卻發現真的無路可退,假如小花出現變故就是由于這東西,我在這種狀態下,實在是更慘,他還能狂敲東西表示郁悶,我只能用頭撞墻。

  不過,固然非常慌亂,但是我的腦子卻十分的清楚,罕見的沒有發蒙,我沒有等那玩意兒來告訴我它是什么,而是隨手從一個凹陷中扯出了一卷竹簡。

  好家伙,足有五六斤重,玩慣了拓本那種宣紙片,沉甸甸的竹簡讓我心生敬畏,我掄起來,就朝那頭發砸了過往。

  竹簡本身是系在一起的,經過那么多年,絲線早就腐爛成泥,我抓起來的時候還能保持外形,一甩出往,整個竹簡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摔到了那團頭發上。

  能非常清楚地感覺到,頭發中有很實體的東西,竹簡掉落一地。

  我警惕地看著,想著假如那東西動起來,自己就一下跳下往,不管腳下踩到什么東西,先狂奔出往再說。

  然而那東西紋絲不動。那種不動是真正的不動,如同死物。

  我警惕了一會兒,心中十分的抗拒,我希看它能動起來,這樣我可以撒丫子逃走,但是它不動它就有可能是無害的。也許只是當時在這里設立的一個樁子,上面爬滿了了頭發。這就意味著,我必須通過往。

  聽著那刺耳的聲音,我定了定神,沒有再過多地猶豫,就咬牙往前。幾步之下,我就越來越靠近那東西。

  試想一下,黑暗中,一大團詭異的頭發站在那里,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貨,在晃動中,手電在黑私下劃來劃往,時不時地照到一下,那種詭異的感覺很不舒服。最后,我只得干脆不往看,只是趴著想要盡快挪過往。

  整個過程我的后腦都是麻的,感覺頭發就在我的后腦刺痛我的后脖子,我就咬牙,嘲笑自己:什么時候能過得了這一關,才算是真的麻痹了。

  然而,爬著爬著我忽然感覺到一陣冷意,就停了下來,鎮靜了一下。

  后脖子真的有點癢,動了一下,沒有減輕反而更加癢了。

  我通體冰冷,忽然意識到,那不是我的錯覺。

  我X,那玩意兒現在在我身后!我渾身立即劇烈地發抖,所有的感覺全部集中到了后脖子,我幾乎能想象出后面是個什么情況,我一回頭,我的腦袋立即會埋進一大團頭發里。

  瞬間,不知道是什么為我作的決定,我猛地把頭往后一撞,想把那東西撞開然后立即就跑,就聽一聲悶響,我后腦一陣劇痛加蜂叫,后面那東西硬得像鐵一樣。

  實打實地撞上往,不留任何的力氣,那已經不是痛可以形容的了,我撞得七葷八素,一下就暈了,手中一軟,等我反應過來,已經滾在了頭發堆里。

  掙扎著起來,滿手都是頭發,腳下的陶罐被我踩得咯吱作響,拉扯中我的手電從嘴巴里掉了出來,一下滾到頭發堆里,我也沒敢往找。只覺得手按到那些小腦袋上,頭發纏在指甲里,手感似乎按著很多團成一團的抹布,很多液體在我的擠壓下從頭發里被捏出來。

  也沒時間覺得惡心,混亂中我立即撒腿就跑,前面一片漆黑,只有盡頭有小花的手電光,腳下一腳深一腳淺,但是我也不管了。很快就有罐子被我踩碎,我的腳踝被切了好幾下,我知道肯定破了,但是感覺不到痛。

  一直沖得手電之處,一下前面沒有了罐子,我翻滾出往,就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小小的石室內,刺耳的金屬聲就在耳邊激蕩。

  這種場面簡直就是地獄,我叫了幾聲:“大花!”才發現自己叫錯了,這里還是站不直,我爬起來弓著背環視,就看到小花的手電架在—邊的凹陷處,但是沒有看到他的人,不知道哪兒往了。

  同時,一個希奇的東西吸引了我的視線。

  那確實是一只鐵盤子,有一張圓桌那么大,擺在石室的中心,一看就是極端古老的東西,上面刻滿了希奇的花紋。正如小花說的,它竟然在旋轉。那不規則的金屬聲,就是從鐵盤內部發出來的,比如一只巨大的電鈴。

  我同時也看到,鐵盤的底部是和巖石連在一起的,底下還有煩悶的鉸鏈聲。顯然鐵盤子的動力就來自于這巖石內部。

  但是小花呢?這里這么局促,能躲到哪兒往?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五章 怪家伙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六章 頭發(二)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