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由此可以推斷出,他們在巴乃,從我當時從石山里出來的裂縫重新進進之后,可能憑著樣式雷發現了通往那座霍老太認定的,山中古樓的道路,但是道路中卻出現了障礙,這個障礙應該就是照片上拍的東西。

  我沒法知道那是一道門,還是石頭隔離墻,甚至只是一塊石頭的截面。但是,毫無疑問,這上面的圖案,應該就是鐵盤上的圖案,兩者內在存在著一種聯系。

  假如真如老太婆所說的,張家樓的另外幾層是在那片巖山之中的某一座內部,那么,修建并且隱躲這座古樓的人,以及重修古樓的樣式雷,又及在千里之外的峭壁上裝置那只鐵盤的高人,必然也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其中的故事,可能同樣復雜得不可想象。

  我們把關鍵的照片一張一張地夾在我們“巢”的鋼筋上,一張一張仔細地觀察起來。

  我幾乎可以肯定,那面石壁上的浮雕,刻的就是鐵盤,那片圓形的浮雕,應該就是鐵盤本身。

  而鐵盤四周刻的圖案,就很值得細細品味了。從浮雕的刻法上來看,整面石壁的浮雕,都不能算是精品,也就是說,它沒有多少藝術價值,很多線條甚至都沒有完成,這面浮雕肯定只是一個坯,沒有經過細的打磨。

  從風格上來說,有很明確的清代特征,應該和樣式雷脫不了關系。假如是樣式雷主持的設計,但是卻又有點敷衍了事,可見這種設計的目的,肯定是功能性大于裝飾性,看來,這塊擋住路的石壁不會那么筒單。我們把照片按照順序排好,從十二點的位置看起。

  第一張照片拍出來的浮雕,是一直希奇的動物。

  中國傳統浮雕中的動物,我幾乎能背出來,什么貔貅猞猁,但是這只動物,卻非常少見,固然還是比較抽象,但是我還是可以立即認出來,那是一只“犼”。

  “犼”種東西,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說是麒麟的爺爺,麒麟算是上古的神獸,但是普遍以為低龍一等,“犼”是麒麟的祖宗,以龍為食品,屬于食品鏈的最上層了。另一種,則以為它是“魃”的一種,也就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粽子。

  浮雕中的“犼”,被一種希奇的東西束縛著,和下面的鐵盤浮雕是連在一起的。

  第二張照片的浮雕,和第一張的犼看上往似乎是連在一起的,整個圖案是一個整體,我卻看得出是裝飾的需要,那是幾個人,不過,能看得出來,那些人,都沒有右手。

  沒有右手的人,一共是九個,有遠景有近景,都赤***上身,下身是瓦褲,做逃跑狀,但是并不慌亂。

  我深諳此道,看到了好東西,忍不住賣弄,我指著那幾個人性:“沒有雕琢,也沒有反復修角的痕跡,這幾個人幾乎是一氣刻出來的,固然如此,但是人物的動態身形,前后錯落躍然壁上,操刀的是頂級的工匠。固然他不重視,但是多年的技法讓他隨便幾刀都能刻出自己的神韻來。”

  小花的留意力不在這邊,卻問道:“為何不重視?”

  我道:“古代的工匠分為兩種,一種本身手巧又精通各種工程技術,稱為掌案,但這種人一般只做精巧的小東西,這種打磨石頭的陋活應該不是他們干的,另一種是我們稱之為能工巧匠的純手工工匠,這些人身懷特技,但是終日勞作,靠體力和手藝吃飯,這種人是工匠而不是藝術家,所以,他們不會嚴格要求自己,能偷懶的一定會偷懶。”

  我剛才判定這塊石壁上的浮雕是功能性的,也是基于這個,能讓工匠全力以赴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有一個很難伺候的東家。

  小花點頭,示意我繼續往下看。

  再下一張照片,是在六點的位置,雕刻的東西就有點難理解了,那還是一群人,卻明顯不是剛才逃跑的那一批人,由于這些人的手都是健全的,而且,有明顯的衣飾特征。我一眼就能認出來,那肯定不是漢族人。

  這群人,手里都拿著長刀,戴著希奇的頭冠。人數很多,工匠在這里用了重疊的構圖,沒法數出到底有多少人,而看他們的姿態,似乎是在埋伏。

  我覺得很難理解,按照一般的慣例,從總體的構圖來說,所有的圖都是在獨立地表達一個意思,但是這里的浮雕,三幅連在一起,卻也十分的自然。很難說是否有兩層意思。

  這樣最后一幅浮雕就很關鍵,我立即往看最后一張照片。

  最后一張照片的浮雕,卻出乎我的意料,倒不是浮雕上的東西很匪夷所思,而是,那地方,根本就沒有浮雕,而是三個梅花形排列的深孔。

  四片主要的圖案,都是由大量的裝飾性線條天衣無縫地聯系在一起的,配上浮雕,很像是一只古怪的時鐘。

  小花看到這兒,對我揚了一下眉毛,不知道是他想到了什么,還是想表達什么異議。接著就問我:“你有什么想法?”

  我嘖了一聲,心中還是無法釋懷,這些圖案,到底是聯系的,還是獨立的?假如是聯系的,那么,我似乎有點小小的眉目。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九章 寄生(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四十章 來自廣西的提示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