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據說是,他們在廢墟的地下,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地窖,那是這支家族建造的,里面有無數鐵封的棺槨,都是那家族歷代祖先的棺材。

  那個地窖之下讓人恐懼,而地窖的最下一層,最古老的那些棺槨,卻被人搬走了,顯然這支家族進行了一次搬遷,不知道是為了逃避什么。而剩下的那些棺槨,無一都表現出一種詭異的狀態。

  他們為了掩蓋這個秘密,燒毀了那個地窖,但是,那個秘密卻成為了家族的一個傳說。

  在幾十年前,中國最***的時代里,張大佛爺作為長沙當地最大的一派勢力,在新舊政權交替之際,參加了當時的革命。江湖中人,武藝高強,身懷特技,又有巨大的號召力,很快便在權力的中心站穩了腳跟。我們不知道張大佛爺當時使用的化名是什么,總之,他當時的地位,是非常非常高的,至少在第一權力團體之中。

  這么高的地位,自然而然地,他就會接觸到一些核心人物,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某一個領袖就從他口中得知了這個秘密。

  他們當時也許是在一次小酣中當成趣事來說的,但是這個領袖卻聽了進往,他對這個秘密,有了強烈的好奇心。

  在完成了革命之后,大家都逐年老往,張大佛爺為了躲避之后的大風暴,也退隱了田園,以為就這么過完一生了,可是忽然有一年,張大佛爺就被秘密接見,再次見到了那個領袖。

  當時的領袖已經步進暮年,在交談中張大佛爺明顯感覺到領袖對于朽邁和死亡的恐懼,領袖讓他往尋找他祖先的那個秘密。

  于是,張大佛爺只得翻查自己家族的信息,通過特權,他翻查了很多的縣志,終于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我們無法知道具體的過程,但是他發現了四川四姑娘山這邊的線索,于是便有了“史上最大盜墓活動”的發生。

  此時,領袖的健康急劇地惡化,他們不得不在時機并不成熟的時候,進行很冒險的探索工作,結果,史上最大的盜墓活動,最后變成了老九門的災難,當時的中堅氣力幾乎毀于一旦,最好的好手都死在里面。

  這個項目是直接負責于領袖,所以由另一個副手直接指揮,可是,在那一年里,那個副手和領袖陸續死亡,整個項目就自動結束,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我想起了當年從二叔那兒看到的那張照片,照片上的那個人,地位如此之高,我還無法相信,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

  “很幸運,由于這個項目極度機密,所以兩個人往世之后,誰也不知道曾經有過這么一件事情,接下來是權力斗爭的極限,為了避免被清洗,老九門全部雌伏了下來,同時,很多老人也都相繼往世,可以說老長沙淘沙客的黃金時代,走到了盡頭。之后就一直是風平浪靜,所有人都以為這件事情過往了。包括霍老太、解九爺等人,都有意識地開始洗底,想擺脫這件事情的陰影。同時為了兼顧生意,以區域為劃分,大家族都開始聯姻和合作。”小花道,“不過,他們沒想到,這件事情根本沒完,一進官門深似海,他們的子女,早就在被注視和培養著了,你知道,這股氣力的梯隊觀念是非常深的,在使用老梯隊的同時,二梯隊和三梯隊早就成形了。”

  “似乎是七十年代中期,在霍玲、你三叔這一代人二十不到的時候,實在他們已經完成過一次摸底和挑選,我相信你家里你老爹,你二叔三叔都知道這件事情。而且那個時代,是很可怕的,年輕人非常的狂熱。在老梯隊沒落的同時,實在新的梯隊已經開始運作。”

  小花把當年的領袖稱呼為A勢力,那么這股A勢力并沒有放棄那個秘密的探索,在領袖死后,A勢力的繼續者表面上默認了老九門的缺失,但是實際上,在考古隊工作的霍玲等人,早就開始了后續的工作。而且,在那段時間,他們的目標已經從四川,轉移到了張家樓,同時樣式雷和張家樓的關系,也被發現。

  勢力A以為,當年張大佛爺的祖先,離開吉林之后,很可能是帶著那些祖先的棺槨往了廣西,在山中修建了那么一座古樓,把那“秘密”躲到了這座張家樓里隱蔽了起來,于是,勢力A使用霍玲和陳文錦這些新興氣力,組建了一支考古隊,前往廣西探查。

  “這些就是我們碰到你之前,推測出來的事情。”小花道,“之前我們一直以為,那次考古項目給了霍玲巨大的打擊,使得她好似著了魔一樣,可能是為了解開心中的心結,她往了西沙,之后出了什么巨大的變故。老太太怎么查也查不到,她一開始以為,女兒葬身海底了,八十年代末實在她也放棄和接受了,她厭倦了這里的事情,就想離開中國,移民加拿大,但是,這個時候,忽然就有人給她寄了幾盤錄像帶。”

  我聽秀秀說過,但是不想秀秀暴露,于是保持沉默又聽了一遍:“錄像帶里有霍玲的影像,他們似乎被關押在某個地方,她一直以為這個是一個威脅的影像,她的女兒在某個地方被關押著,威脅她不能出國,并且繼續尋找那座張家古樓。你知道,對于一個母親來說,這是非常非常痛心的事情。”

  “于是,老太婆明的說是為了知道女兒為什么會失落,實在是被人通過這種方式威脅著,繼續往找那座古樓?所以她才會高價來收購樣式雷的圖紙?”

  “對!”小花道,“但是,你的出現攪亂了一切,由于你帶來了一個驚天的大消息。”

  假設,寄來錄像帶的是勢力A,那么,可能連勢力A自己都不知,他們控制的那支考古隊,實在已經被人偷換了。

  “你查出來的在廣西妖湖邊上的事情,告訴我們,在整件事情中,竟然還有一股隱躲得更深的,至今可能只有你查到的,勢力B。”

  這一支勢力B,非常的神秘,但是出手非凡,出現一下就用了一個非常狠的招數,把那支考古隊全部都殺掉了,然后,用自己的人,替換掉了那支考古隊。整個過程發生在偏遠的山區,速度非常快。

  很顯然勢力B十分了解勢力A的情況,所以早早地作了預備,所以替換的那些人連他們四周的人,都沒有立即發現出了什么情況。而勢力A也不知道,他們的隊伍已經被勢力B所替換了。

  小花道:“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霍老太的忌諱就沒了,你知道霍老太的性格,有仇必報,這兩股勢力,一股殺了她的女兒,一股耍了她那么多年,現在,是她反擊的時候了。所以,她預備搶先找到那座張家樓,拿到里面的東西,然后逼幕后的人現身。”

  “這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啊。”

  “是的,所以我們前往這里的同時,霍家的其他人已旦經離開國內了,老太婆這一次是玩真的。”小花道,“很抱歉,你現在知道她為什么會選你們幾個當幫手,是由于,她不能用自己家里的人。”

  說起這個來我倒不是特別的害怕,由于這些究竟是很虛幻的,我問道:“那么,你們猜,這勢力B是誰呢?”

  “勢力B肯定與勢力A是暗中對立,表面合作的,否則,不需要做得那么隱秘,我聽你說西沙的事情,西沙一定是各種氣力博弈的終極,所以才會如此的復雜。你三叔說不定真的在某種程度上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小花道,“只有當事人全部坦白,你才會明白那兒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惜現在當事人都基本不在了。”

  我往地上一躺,心說也是,真他媽的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三叔和解連環分別代表的就是裘德考和老九門在野派的勢力,其他人難道是披著A皮的B?那當時,悶油瓶又代表著哪一方的勢力呢?

  小花站了起來:“總之,好戲在后頭。”他看著那些墻壁上的洞,百無聊賴地用手電照著,“等他們把東西弄出來,才是真正好玩的時候。”

  我點頭,剛想再罵幾聲娘,忽然看小花似乎在洞里發現了什么,一下皺起了眉頭,低下頭仔細往看一個洞。

  “怎么了?”我問道。

  就見他皺起眉頭,咬了咬下唇就把手伸到那個洞里,撥弄了一下,就聽洞里發出一連串咯啦咯啦的聲音,又一塊浮雕從里面長了出來。

  小花拿出一塊碎石,給我看:“我操,這一塊被卡住了?”

  我走過往,心已經狂跳起來,心說媽的怎么回事。

  “我們開合太多次了,有塊石頭崩了下來,卡在縫里,這一塊就沒推出來。”小花道。

  糟糕,我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氣。

  退后一步看石壁,原來一共是四個按鈕,那么現在變成了五個,我靠,那就是說,另外一邊,原本需要按五個按鈕,但是現在他們只按了四個。

  可是,從悶油瓶發來的那張照片來看,那道石壁還是打開了,密碼錯誤,石壁還是打開了,那他們走進往,會是什么情況?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一章 成功者(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二章 死亡錯誤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