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在離開四川的車上,我才逐漸平靜了下來,開始冷靜地分析情況。

  小花說的實在沒有錯,我現在往廣西,單身一人,就算霍老太的手下敢放我進往送死,我進往能救出他們的機會也不大。

  他們的那支隊伍,有胖子,有悶油瓶,高手林立,假如他們被困在其中,憑什么我這樣身手的人能救出他們?而要救他們出來,必然需要一批至少和他們相當的人。這種人,短時間內是找不到的。

  而霍老太失事,這個消息在我們來說,足夠能夠調動起霍家的氣力,但是江湖事情往往不同于表面,霍家內部必然有利益沖突,當家失事,對于下面的人來說,首先是一個機會!他們首要會做的是什么,很難說,而假如把消息宣揚出往,那么形式就更加的復雜,不僅不會有人真心地支持救援活動,說不定,還有人會阻礙。

  所以,小花的打算是先壓著,需要通過迂回的方式,而如他說的,我沒有了胖子和悶油瓶在身邊,實在只是一個普通人,這件事情不是我能解決的范疇,實在細細想來,確實就是如此。

  我在車上想著我的計劃,就發現,毫無頭緒,以前有什么情況,我會立即想到胖子,現在,我翻遍手機里所有的人,除了一個潘子,沒有任何和這件事情有關系的人了。

  而潘子,已經回隱田園,我應該往打攪他嗎?

  但是,我真的無法再等了,我經歷過那些險惡的環境,知道時間是多么重要,解家人謹慎的性格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吳家五爺的義氣和豁達,也在我的血里流淌,我下定了決心,這一次,我真的是豁出往了。

  為了節約時間,我在飛往長沙的機場上,給潘子打了個電話。

  電話里的潘子,有點意外,我把我的情況和他說了一遍,說,我需要夾一只喇嘛,希看他能夠幫我。

  我原以為他會立即答應,沒有想到,他卻遲疑了一下,只對我道:“好,你來了再說,我往機場接你。”

  我心中有些異樣,感覺不太對。難道他那邊,有什么變化?

  一路上忐忑不安,想著他最后的語氣,感覺不像以前他的口氣,難道在他那邊,他的生活有什么變故?

  到了長沙,一出機場,就看到潘子站在車邊,我看到他,一下就驚呆了,幾乎沒認出他來。

  當年的那個兵痞竟然有了白頭發,看上往,比之前看到的,老了好幾歲。固然背脊還是硬朗的,但是一眼看往,無比的刺眼。

  我和他相對而視,一下子就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小三爺,氣色不錯。”他委曲地笑了笑,接過我的包,放到車的后備廂里。

  我坐到車里,發現這是一輛二手車,比他原來開的那輛要差很多,潘子固然一直是土不拉嘰的打扮,但是,這一次看到他,我就感覺他身上的那股氣沒了,不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個身上矬了幾個洞都能站起來的潘子了。

  車子顫抖地開出機場,我就問他:“原來的車呢?”

  “賣了。這車是問我朋友借的。”潘子道,“原來那車,是三爺給我的,三爺沒回來,這里展子里的貨都給下面人搶掛光了,下頭的土耗子都來要債,我給賣了還了點債,不能讓那幫小人說三爺的壞話。”

  我有點啞然,三叔的展子,失事之后,我真的一點也沒管。

  “你不說你找了一女人,嫂子呢?”我問道。

  “女人。”他苦笑了一聲,“咱這種性格,他娘的沒資格要女人,也別往禍害人家的女兒了。”說著看向我,“你呢,聽你電話里說的,你還在搞那些破事,怎么回事?”

  我搖頭:“還是那爛攤子。”事情又說了一遍,才問他,“以你的經驗,現在組個這樣的隊伍,要多少錢?”

  “現在不是錢不錢的題目,你要每人給個一萬雇外地人,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這些人沒用,有用的人,不光看你給多少錢,會看你的背景。”潘子道,“三爺這樣的身份,叫誰都會考慮考慮,由于他知道,三爺叫他們是往賺錢,但是,你現在不行,這些鳥人,你根本服不了他們,到時候,不知道誰吃了誰。”

  “那有什么辦法,那小哥和胖子都在里面,不知道什么情況,要是他們死在里面了,我他娘的。”我嘆口氣,又想起了盤馬的話了,心中就很不舒服。

  潘子沒說話,只是點起了根煙:“干我們這一行,早有這覺悟了,不過,他娘的,我最有這覺悟,卻死不了。”

  “三叔的展子現在怎么樣?”我間道,“你能擺平嗎?找幾個能干的伙計?”

  “展子?”他罵了一聲,“他媽的哪里還有什么展子,全爛了,那群鳥人,平時三爺對他們怎么樣,現在他們是怎么回報的,只有幾個地方的盤口,還算有點良心。等下,我約他們幾個盤頭出來吃飯,看看他們肯不肯幫忙。”

  我頗有些吃驚,固然之前也聽說過三叔下面的事情,但是,我沒想到會到這種程度。

  “為什么一下子就變得那么糟糕?”從他木托回來并沒多少時間啊。

  “人心這種東西,真他媽惡心。”潘子道。

  車先開到郊區,有一幢農民房,潘子把車還給鄰居,說一會打的,就帶我進了他家里,那是他租的屋子,里面真是家徒四壁,我看著感慨,道:“這也太不會捯飭了,這和住大馬路有什么分別,就你這條件,你冶游都沒人來。”

  潘子苦笑道:“他娘的,反正就一個人,弄得好又如何,屋子又不是自己的。”

  “為什么不往買一套?”我問。

  “買不起,我一直以為三爺會一直在下往,等老了就和三爺一起往住養老院往,也沒存什么錢。誰知道會這樣。”他從平板床的床底拿出板凳,給我坐。

  我踢開一邊塞滿了飯盒的垃圾桶坐下來,就看到在一邊,擺著三叔的靈位。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二章 死亡錯誤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三章 冷靜(二)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