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剛想說話,忽然意識到不對。我一出聲就要露餡了,現在不能說話,只能想還能怎么辦。

  三叔這個時候應該怎么辦?三叔這個時候會怎么辦?

  我腦子里亂成一團,眼看著王八邱到了我的眼前,看見我的臉,他立即露出了詫異的神情。

  我看著他,瞬間只想出唯逐一個不會露餡的辦法。我迎著他上前,掄起左拳就狠狠地朝他鼻梁上打了過往。

  他猝不及防,被我一下打翻在地,我的手立即傳來劇痛,但還是咬牙忍住,立即上往又是一拳,把剛爬起來的他又打翻在地。他殺豬一樣叫起來。我想起上次吃飯時他說的話,也真的火了起來,反正不知道是否瞞得過往,先打過癮了再說,于是直接沖過往對著他狂踹。

  那家伙看著挺狠,打架卻非常面,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他身后的四個手下終于反應過來,一起沖上來。潘子立即攔在我的眼前,對他們道:“想死就來,一刀一個,三分鐘不把你們干掉我就是孫子。”

  潘子的狠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時間四個人都不敢動了。

  這時候我打得自己的手都沒感覺了,怕等下我自己治手的醫療費比這家伙治傷的錢都多,我也不能太過分了,就又踹了幾下,轉頭便走。

  潘子看我走了,“呸”了一口,也隨著我來了。我們走過一個路口,看到那幾個手下立即往扶王八邱。我加快步伐走到他們看不見的地方,發現自己的手腫得像饅頭一樣。

  “下次用巴掌。”潘子道,“用拳頭打他是給他面子。”

  我看了看后面,問道:“沒露餡吧?”

  “不一定,他一定是布了眼線,一直隨著我或者你,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以為三爺回來了,立即過來看風水。你剛才的反應不錯,就是打得不夠狠。”

  “還不夠?”

  “要是我下手,咱們就不擔心他有沒有看出來了。”潘子道,“不過不管他有沒有看出來,這一頓揍他肯定也迷糊了,暫時不管他,我們快走。”

  我們上了出租車,潘子說不能往我原來住的旅館,也不能往他那里了,到今天晚上全長沙肯定都會知道這個消息,我們得先躲起來。但也不能躲太久,由于三爺從來都不怕那幫鳥人,明天一定有一場硬仗。

  假如明天能熬過往,立即回杭州的本展,可以消停很長一段時間。

  我點頭,他道:“今晚不能睡了,我得告訴你怎么才能混過往。不過,明天也不能像我說的那樣硬碰硬,一個晚上你肯定沒法學成三爺的樣子。明天我找個地方,你在里面,我在外面,讓他們只能看到你的臉,你不用說話,但是要訓他們。”

  “不說話怎么訓?”我希奇道。

  潘子神秘地一笑:“我等下教你三爺神技的第一招,沉默訓人。”

  當天晚上,我幾乎通宵在練那沉默訓人的招數,實在就是隔空摔賬本。

  潘子說,我三叔生氣的時候一般很喜歡罵人,但當他暴怒到極限的時候反而會很沉默。他會把有題目的賬本拿出來,讓題目賬本所在盤口的人在外面等著。假如解釋得體,他就放下,假如有題目,他會把賬本摔出來,那個人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賬本一定要摔得準,但也不用太準。但我的題目是,我必須認得所有盤口人的臉。明天除了各個盤口的頭頭,還會來一些副手,人數加起來可能超過三十個,潘子這邊又沒有照片,他只能先布置一個圖,明天讓那些人按照順序站著,然后排上號,我聽到名字就對應上一個號碼,把賬本往這個號碼那邊甩過往。

  我練了一個晚上,終于略有小成,扔著扔著也有了心得。最后,還需要摔一個煙灰缸,作為總結。這煙灰缸要摔向潘子,作為對他辦事不力的懲罰,以便潘子可以借這個往發飆。

  我看了一下那個即將被摔的煙灰缸——是清朝后期的琺瑯彩盤子,不由得心說,潘子你可得接住,我這一摔就是六干多塊呢。

  凌晨的時候,我睡了一會兒,潘子在早上五點群發了短信:“收鱗,九點,老地方。”

  這也是暗話,和“龍脊背”一樣。

  我們兩個起來后穿著整潔,出門時潘子道:“三爺,你就是三爺。”

  我看著他,不知道他是在對我說還是對自己說。剛轉彎出往,忽然從路口的暗處出來一個人,一刀就砍在了潘子身后。

  猝不及防之下,潘子一下翻出往幾步遠,后背的血灑了一地。那個人立即轉身朝我撲了過來,手里是一柄砍刀,對著我的脖子就要砍。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三章(二)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