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急忙閃過。潘子已經爬了起來,一把揪住那個人的后領,幾下就把刀搶了過往。那個人用力擺脫了,我看到他身后的暗處里走出了六七個人。

  他們二話不說,朝著我們就撲了上來。

  潘子的后背已經被血染紅了,他抓著砍刀,輕聲對我道:“不要跑,看著我,鎮靜。”

  我的身上全是冷汗,沒有說話,就見潘子把刀一橫道:“才七個人,王八邱舍不得出錢嗎?”

  “王八邱?”我看著那些人,忽然意識到了是怎么回事。這些人應該是王八邱派來滅口的。那他是怎么找到我們的?他的眼線真的這么厲害?

  那些人的表情冷得讓人無法理解。我不熟悉他們,他們眼神里散發出的那種感覺,忽然讓我非常害怕。即使在斗里碰到那些希奇的東西時,我也沒有這種恐懼感,我想到以前我還是小三爺時邱叔的樣子,他還偷偷塞給過我零花錢。我一下子覺得人可以很勢利,但應該有底線。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這就是人心嗎?我看看潘子后背的血,那道刀痕讓我覺得無比的眼花。

  潘子砍翻了三個人后,其他人立即跑了。

  他看了我一眼,靠在墻上喘氣道:“王八邱是商人,做這種事情不專業。要耍狠,靠這些人是不行的。”

  我苦笑,問他要沒關系,想上往扶他。他搖頭,讓我別過來:“大老板扶著被砍的伙計,那就是沒落了。我沒事。”說著指了指另—邊,我發現那幾個人還沒跑遠,“他們肯定還有一半的錢沒得手,非得弄死我們才行,還想找機會偷襲。”

  “那怎么辦?”我看著那個方向,“你這樣會失血休克的。”

  “不會,老子失什么都會休克,就是不會失血休克。”潘子道,他站了起來.我看到他身后的墻上全是血跡.“走,我們就追著他們走。”

  走了幾步他停了停,我發現他的表情有點痛苦,但是他皺了皺眉頭,沒有做聲。

  我們一前一后向那幾個伙計走往,潘子橫著砍刀,把刀刮在墻壁上,一路刮了過往。這是打架斗毆最下等的恐嚇方式,以前這種事情一定不需要他來做,但是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那幾個小鬼就這么被潘子逼得一直退到大路邊上。潘子的血把他的褲子都弄濕了。他放下刀,看那幾個小鬼還沒有逃走,而是直直地看著我們,顯然他們是看到潘子的樣子,知道他早晚會倒下。

  我們站在路邊等出租車,但是,舉目看往——我暗叫不好,這個地段要打上車比在杭州還難。

  我忽然覺得這是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情。我們被別人砍了,然后我們在虛張聲勢,撐到了大路邊,卻打不到車,也不知道是不是潘子拿著砍刀的原因。

  眼看潘子靠在樹上,馬上就要體力不支了,我非常焦慮,想到剛才潘子說這是不專業的手段,難道三叔不在了,我們就會被這種不專業的手段逼成這樣嗎?

  那幾個人漸漸靠了過來,潘子死死握著砍刀,看了我一眼,顯得有些無奈。我忽然很想打電話往報瞀,但那一剎那,我忽然想起了他的話:“有些事情你是扛不住的。”

  我一直以為他所謂的扛不住是來自于各方面的巨大壓力,我沒有想到,扛不住是這個樣子,這么沒有美感,這么赤***,眼看自己的好朋友快不行了,還要假裝鎮靜,既不能選擇逃跑,又不能選擇其他幫助,只能在他們的游戲規則下死杠。

  我的手在口袋里握成了拳頭,心里想著,假如潘子不行了,我應該怎么辦?接過潘子的刀繼續嗎?

  這時候,我忽然看到對面那幾個小子一陣歡呼,接著,從另一邊的道路上又沖出來十幾個人,所有人都拿著砍刀。

  兩撥人一對話,立即就看向我們,領頭的一揮手,迅速向我們逼過來。我心一涼,竟然還有人!

  潘子猛地站了起來.罵了一聲道:“喲嗬,是南城的小皮匠,王八邱消息挺通達的啊,知道我和他的過節。三爺,您往后靠靠,別弄臟了衣服。”說著把刀往樹上拍了拍,一個人向他們走了過往。

  但是沒走幾步,對面的人卻停了下來,都看著我身后。我看見他們的表情很尷尬,潘子也覺得希奇,停下往返頭看。

  我回頭看到,身后路邊停了幾輛車,車門陸續打開,走出來好多人。霍秀秀走在最前頭,穿著一身休閑裝蹦蹦跳跳地上來,勾住我的手對我說道:“三叔,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沒等我說話,我看到另一邊小花穿著西裝和他標志性的粉紅色襯衫,一邊發著短信一邊走到我眼前,頭也不抬地發完后,才看看對面的人說道:“送三爺往‘老地方’,碰到王八邱,直接打死,算我的。”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三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四章(一)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