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小花本來想自己說,但看了一眼我寫的字,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我會寫出這樣的回答,轉頭道:“三爺問你們,陳皮阿四現在在哪里?”

  下面的人東看看西看看,有人低聲道:”最近消停了很多。”我繼續在紙上寫,小花看著就嘲笑著對他們道:“你們知道他為什么消停嗎?”

  這下沒人再說話了。小花道:“三爺說了,你們以后再也見不到陳皮阿四了。他知道底下有些人和四阿公私情也不錯,不過很遺憾,四阿公不會再回來了。”

  有幾個人的臉上頓時就變得毫無血色。我心中嘲笑,陳皮阿四的結局,恐怕全世界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我也知道他在三叔走了之后,對三叔的地盤進行過蠶食,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他肯定回不來了。這么說是暗示他們,陳皮阿四也許是被我干掉的。

  “各人做事有各人的方法,三爺的方法就是一勞永逸,再無后患,要做就做狠的,你們是知道的。”小花道,“這個理由好吧?當時三爺知道自己要動手術,就猜到四阿公會趁機來消遺我們。這手術兇險,為防萬一,三爺將計就計,早就預備好了應對,不對你們說.是由于你們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現在,我們少了幾個兄弟是傷心,但是值得。接下來,四阿公的那些盤口,我想兄弟們也知道自己該怎么干了。”

  下面一陣騷動,那個地中海道:“三爺,您是說,咱們可以到四阿公的盤口上往……”

  “這分歧規矩啊,三爺,我們想是想,但是弄不好人家不肯啊。”另一個坐著的道。

  我繼續寫著,小花念著:“總有人不肯,但四阿公不會回來了,三爺不接手,總有人接手,何必便宜外省人呢,對吧?三爺的睥氣你們不是不知道,三爺讓你們做的,那是早就盤算好了的,你們往做就是了。”

  “得!得!得!”地中海咧嘴就笑,“媽的,和老不死的搶生意多少年,終于有這一天了。常德回我,你們別和我搶啊。”

  “哎!”其他三個立即跳了起來,“輪不到你挑,最好的地方你就這么挑走了,靠嘴快?”

  “我不靠嘴快,我靠的是忠心,三爺當然把最好的地方給我。你們賬都沒搞清楚呢,一邊侍著往。”

  “賬……”幾個人為之語塞,其中一個立即道,“不行,再怎么樣也不行,常德不能給你,我們……我們聽三爺的,三爺說怎么分就怎么分。”說著他們便全看向我。

  我心中一笑。這是我沒想到的效果,我沒想到這話這么管用。

  正想著怎么打發他們,忽然就聽那魚販嘲笑了一聲。

  所有人都看向他,他呸了一口:“三爺,您太狠了,四阿公是消遣我們沒錯,但您不能把兄弟們當幌子,您得讓我們有防御啊!這么說,那些被弄死的兄弟,是您一開始就打算丟掉了?你們這些喇嘛盤好了,我們馬盤累死累活,坐牢的是我們,被槍斃的也是我們,我們的命就這么不值錢?你們搶地盤,死的全是我們的人!”

  我看著他,他說完看著其他人,但是這一次,連那中年婦女也沒接話。

  這一行是功利的,其他馬盤都沒有王八邱那么大的財力,不想得罪財神爺——四個喇嘛盤口。中年婦女顯然比魚販早意識到了這一點。

  魚販看到四周一片安靜,不由就有些慌了:“好嘛,一群沒出息的,給別人當一輩子炮灰吧。老子不干了,反正我沒賬,三爺,我先走了!”說著起身就要走。

  我一看,有些意外,沒想到這魚販這么硬。本來我還以為至少得等到査了賬本才會有這一步,沒想到這家伙上來一看形勢不對就立即要走。

  我心中一動,暗說褙糕,這是有后招啊!他一看在這場合下反不了了,預備離開來硬的?

  想到王八邱早上就暗算過我們,我就覺得很有可能,抬眼看往,就見那中年婦女立即往外靠,似乎想追過往。

  要真來硬的,那就是大事了。小花帶的人未幾,我手下更是沒人,王八邱真要帶人沖到了這里,我們沒勝算的。

  我正想著立即阻止他,可是不知道該怎么說,于是急火就上來了。小花顯然和我想得一樣,他立即叫道:“老六,交了賬本再走,沒帳本不準走!”

  那魚販根本不聽,還是往外擠。

  就在這時,他要出往的一剎那,潘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六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七章(二)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