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那是一個老外,非常非常老的老外。我認出了他的臉——裘德考。

  “請坐,老朋友。”老外看到我進來,做了個動作,“我們終于又見面了。”

  我吸了口氣,冷汗就下來了,心說果真避不開,來得這么快。我瞄了一眼外面,看潘子他們在什么地方。

  裘德考立即道:“老朋友見面,就不用這么見外了,稍微聊聊我就走,不用勞煩你的手下了吧。”

  我沒看到潘子,其他伙計全都說說笑笑的。我心中暗罵,轉頭看向裘德考,委曲一笑,幾乎是同時,我看到裘德考的身邊放著一個東西。

  那是一把刀,我認得它,那是悶油瓶來這里之前小花給他的那把古刀。

  我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個動機競然是:這么快又丟了,真他媽敗家。轉念一想,才覺得不妙,這東西是怎么被發現的?難道裘德考的人已經進到妖湖湖底往了?

  裘德考看我盯著那古刀,就把古刀往我這邊推了一下,單手一攤道:“應該是你們的東西,我的人偶然拾到的,現在物回原主。”

  “這是從哪兒弄來的?”我故作鎮靜地走過往,坐下拿起一看,知道盡對不會錯,就是悶油瓶的那把刀。

  這把刀非常重,不過比起他原來的那把黑刀,分量還是差了很多,連我都可以委曲舉起。刀身上全是污泥,似乎沒有被擦拭過。

  “何必明知故問呢?”裘德考喝了一口茶,“可惜,我的人負重太多,不能把尸首一起帶出來。可憐你那些伙計,做那么危險的工作,連一場葬禮都沒有。不過,你們中國人似乎并不在意這些,這是優點,我一直學不來。”

  “尸首?”我腦子里轟的一聲,“他死了?”

  “這把刀是從一具尸體上拿下來的,假如你說的就是這把刀的主人,我想應該是死了。”裘德考看我的表情比較驚奇,“怎么,這個人很重要嗎?吳先生,以前你很少會對死亡露出這種表情。”

  我看著這把刀,仿佛進進了模糊的狀態,心說,盡對不可能,悶油瓶啊!

  悶油瓶怎么會死?悶油瓶都死了,那胖子豈不是也好不了?不可能,不可能,悶油瓶和死完全是盡緣的。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地方能讓他死?!他是盡對不會死的。

  模糊了一下,我立即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仔細往看這把刀。我問裘德考:“那具尸體有什么特征嗎?”

  裘德考被我搞得不得要領,也許他一直以這種高深的姿態來和中國人別苗頭,之前和三叔可能也總是打禪機,可我究竟不是三叔,沒法配合他,我只想知道題目的答案。

  他詫異地看著我,失聲笑了起來,喝了一口茶,忽然道:“你真的是吳先生,還是我記錯了?”

  我上往一巴掌就把他的茶杯打飛了,揪住他的領子道:“別空話,回答我的題目。”

  裘德考年紀很大了,詫異之后,面色就陰沉了下來,問道:“你怎么了?你瘋了,你對我這么無禮,你不怕我公然你的秘密嗎?吳三省,你的敬畏到哪里往了?”

  我操!我心說,你的中文他媽的是誰教的,余秋雨嗎?但我一想,我這么粗暴,他也不可能很正常地和我說話了。我腦子一轉.就放開他道:“你先回答我的題目,這事情非同小可。你還記得你在鏢子嶺的遭遇嗎?你還想再來一遍嗎?”

  裘德考愣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問道:“這么嚴重?”

  “回答我,那個人是什么樣子的?”

  裘德考道:“我不淸楚.是我手下的人發現的。”

  “帶我往見他,我要親身問他。”我道。

  裘德考看著我,注視了幾秒鐘,發現我的焦慮不是假裝的,立即站了起來:“好,跟我來。不過,他的狀況非常槽糕,你要做好心理預備。”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一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二章(一)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