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心中覺得不對,立即對湖面大叫“秀秀回來”,一邊打開船上的探燈,朝那個方向照往,一邊拿起對講機,對岸上的小花呼喚。

  一直沒有人接上頭,我一邊等著,一邊搖動探燈,在水面上照來照往,只看到剛才船停留的方向那邊什么都沒有。

  “秀秀!”我大吼了一聲,吼完忽然就看到探燈照到的水面上出現了一道水痕,似乎有什么巨大的東西從水里漂過。

  那東西離我的船實在還很遠,但是我的后背已經毛起來了。我一邊對著對講機大叫,一邊開始找船槳,之后繼續對著湖面大叫秀秀。

  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其他原因,我覺得我叫了很長時間,但是秀秀一直沒有回應我。我也知道在水中游泳,耳朵貼在水面一般只能聽到水的聲音。正心急如焚時,忽然,我就感覺船非常詭異地晃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東西從船底游了過往。

  “秀秀?”我立即轉身,提起風燈看船后,一下我就停住了。

  我競然看到船后漆黑一片的湖水中出現了其他顏色。

  在湖面下最多一掌深的地方,潛著一個龐然大物。

  那東西是淺色的,至少在探燈的照射下是淺色的,但是上面有幾十個玄色的斑點,讓人一眼看往就覺得那是一個從水下探上來的巨大的蓮蓬:這是什么東西?

  我驚懼,但是又感到莫名其妙。這么多次潛水,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東西,這湖說到底又不是尼斯湖,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東西在里面?

  我舉起船槳,小心翼翼地探頭過往,就看到那東西的顏色一暗.似乎又沉了下往。我腦子已經蒙了,也不敢再叫,只看到那水下的陰影很快就越過了我的船底,到了船的另一邊,再次貼近了湖面。

  我看到它上面的斑點更大了,我的經驗告訴我,現在必須關燈。不管秀秀現在怎么樣,她看不到燈光,直接往岸邊游往是最保險的。否則,無論是誰,現在在水里恐怕都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我小心翼翼地退到探燈邊上,手哆哆嗦嗦地往摸那個開關。啪的一聲,探燈熄滅,水面立即變成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見了,除了風燈照出的船舷邊沿的一塊。

  不過,就在我驚恐萬分覺得要完蛋的時候,對講機響了——秀秀已經上岸了。

  我心有余悸,立即回航,忽然對于這里的水域有了非常不祥的預感。

  第二天,我帶著小花和潘子往找當時我被二叔救出來的地方。

  二叔的人已經全部撤走了,我并不太記得那個地方在哪里,只是根據記憶在樹林里搜索,很快我便發現了被人偽裝過的人口。

  我淡然翻開那些偽裝一看,卻發現那一條裂縫和我當時看到的完全不同。它變得非常細小,只能通過一只手,里面固然深不見底,但盡對不可能通過一個人。

  小花比畫了一下,就失笑,問我道:“你以前是一只蟑螂?”

  “這個玩笑一點兒也不可笑。”我沒空理他。把那些偽裝全扒開后,我發現再也沒有其他縫隙了。

  “怎么回事?”我喃喃自語,“這山的裂縫愈合了?”

  “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小花道,“也許是你說的巖層里的那種東西在搞鬼。”他抓了一把縫隙邊沿的碎石聞了聞,似乎也沒有頭緒。

  接著他拿出樣式雷,對比了一下山勢,道:“別管了,這個地方和樣式雷標示的人口完全不在同一個地方。看來這山里的情況很復雜,很可能這里所有的裂縫都是通的。”他指了指湖的另一邊臨著山的地方,“正門人口應該在那邊——我靠!”

  我被他嚇了一跳,低頭一看,只見小花的手電照到的巖石裂縫中,競然有一只眼睛死死地瞪著我們。

  我幾乎摔翻在地上,頓時一只滿是血污的手從縫隙里伸了出來,一下捉住了我的腳,

  我嚇得大叫,猛踢那只手,就看到那只手在不停地拍打著地面,從縫隙里傳來無比含糊的聲音。

  我愣了幾秒,忽然意識到那聲音很熟悉。我看著那手,聽著那聲音,瞬間反應了過來:是胖子!這是胖子!

  他怎么被卡在這里?

  我又驚又喜,立即就朝邊上大叫:“快來人,把這石縫撬開!里面是自己人!”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四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五章(一)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