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小花立即打了一個呼哨:“拿鐵鍬!”嘩啦一聲,幾個小伙子就扯開背包,拿出家伙沖了過來,動作非常麻利,顯然被潘子練習得非常好。

  這些人靠近一看就都知道是怎么冋事了。我戴著面具,身份所限,不便動手,只能在邊上看著。他們在小花的指揮下,立即用鐵鍬和石工錘往撬開那道縫隙,很快我就發現,固然那道縫隙四周石頭的顏色看上往和山石完全一樣,但硬度上要差很多,撬了幾下,裂縫口子四周一圈的石頭就全裂了。他們用手把碎石撥弄到一邊,裂縫很快就變回了當時我爬出時的寬度,之后再想把那道口子弄大就變得無比閑難了。

  我心中驚奇,眼前的景象是一種掩飾的手段。在縫隙口子上這一圈,似乎是一圈傷口愈合一般長出來的巖石。實在那根本不是石頭,而是一種比石頭更軟的物質。但這種物質看上往和石頭完全一樣,連紋理都幾乎一致。

  我沒時間細細琢磨,胖子就從里面被拖了出來,一股極其難聞的氣味也瞬間撲鼻而來。拖他的時候,他一動不動,似乎完全失往了知覺。

  胖子比上一次我見到他的時候瘦了最最少一圈,看上往甚至有了點腰身。他渾身都是深綠色的污泥,眼睛睜得死大死大,像是死了一樣,我上往一摸他的脈搏,幸好跳得還很強勁。

  幾個人手忙腳亂地把他抬到湖邊空氣流通好的地方。胖子極重,好幾次有幾個力氣小點的人都抓不住了,使他摔趴在了地上,看得讓人揪心。

  一直拖到湖邊,打上汽燈,我才完全看清楚胖子的狼狽樣。胖子本身就不好看,最正經的樣子就已經很邋遢,但現在看來,他簡直是剛從棺材里挖出來的粽子,身上的衣服都爛成片條了,滿身都是綠色的污泥,小花從湖中打來水給他沖身子,露出的皮膚上全是雞蛋大小的爛瘡。

  “我操,這是頭病豬啊。”有個伙計輕聲道。

  “他死了沒有,怎么不動?”有人拍胖子的臉,被我拉住了。小花這時叫會看病的人過來給胖子檢查。

  我看到那個啞姐走了過來。她看了我一眼,扎起頭發就俯身給胖子檢査。我此時也顧不上避嫌了,硬著頭皮在邊上看著。在面具里,我的頭筋直跳,好在他們看不到。

  啞姐把胖子的衣服剪開,剪到一半,我們都看到了驚人的一幕:胖子的肚皮上,全是深深劃出的無數道血印子。

  固然看上往不著章法,但我還是一眼就看出,這些印子有某種非常明顯的規律。啞姐用濕毛巾細細地給胖子擦掉血污,尋找比較致命的傷口。我看著血污被擦掉,發現顯露出的血痕極其精細,一道一道地在他肚子上形成了一種圖騰一樣的紋路。

  “這是不是字啊?”有人說道,“這個胖子的肚子上,寫了幾個字哎。”啞姐繼續檢査,胖子肚子上的劃痕還有更多被衣服遮住了。這些衣服都已經不能要了,她一路全部剪開,我果然就看到他的下腹部還有更多的劃痕,整個紋路的外輪廓確實像是文字。

  這種劃痕應該是用尖銳的物體使用適中的力氣在皮膚上劃過造成的。

  我拿起胖子的手,果然就看到他的手指上,大拇指的指甲被咬出了一個尖銳的三角形。

  看樣子,這些劃痕是胖子自己劃上往的。固然胖子本身很渾,但是要在自己肚子上用指甲劃上那么多道,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他想表達什么呢?

  最早的部分劃痕已經結痂了,而最新的還帶著血跡。顯然所有的筆畫劃的時間跨度很長,第一筆劃到肚子上的時間最最少是七八天之前了。

  我想著就對小花道:“我們站起來也許能看明白寫的是什么,把衣服擺到一邊往。”

  說著我們都退后了幾步,順著胖子轉了幾個方向往看那幾道劃痕。我斜著腦袋,也還是看不明白。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四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五章(二)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