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把他的衣服翻一翻,看看有什么東西。”我對四周的人吩咐道。也許他的衣服里會有什么提示。

  幾個人手忙腳亂,把剪下來的破衣服展平了找,此時啞姐卻開口了:“要找離遠點找,別在這兒礙事。”

  我這才意識到,胖子本人還不知道怎么樣呢,便立即揮手讓他們退開,小花帶著人忙往邊上走。

  我擔心胖子,壓著聲音問啞姐:“他有危險嗎?”

  啞姐按住胖子的脖子沒回答我,我以為她在數脈搏,不敢再問。她放開手,卻說道:“你終于肯和我說話了?”

  我靠,我心里嗡的一聲,心說這話該怎么接啊?我又擔心胖子,不想轉身逃走。

  我腦子里閃了一下,想著以三叔的性格,他會怎么來接這種話。我知道他吃喝***賭的時候是什么樣子,不過我不知道他對這姑娘到底是什么感情,也不知道他私下和女人是什么樣子的。

  我憋了半天沒回答,她翻動胖子的眼皮,沒看我,但還是繼續說道:“你這段時間到底干什么往了我不管,只有那些白癡才信你的話,我相信你做事有你的理由。但是你回來了,為什么不第一時間來找我?”

  “王八邱和老六……”我搪塞了一下。

  “他們要反你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啞姐說道,“我不能幫你的忙嗎?除了你那個瘋潘,你真的誰也不信是吧?”

  “這一次我不想讓你參與。”我腿都有點打哆嗦了,沒想到騙一個女人壓力那么大。我立即點上一支煙,還沒抽上,她轉身一下就把煙搶了,在石頭上掐掉。“既然喉嚨動了手術,就別抽那么多煙。”

  我干笑了一聲,這哪是***,這分明是正宮娘娘的范兒。不過我自己倒是覺得挺好的,三叔假如還活著,他確實需要人照顧。不過,我又覺得似乎沒什么用,而且三叔還生死未卜。

  “你還沒給我解釋,”她摸著胖子的骨骼道。

  “事情有一些復雜……”我想著要怎么說。假如我和她說實話,我算是她侄子,她能答應站在我這一邊嗎?很難說,我覺得她連相信我都很困難,我和三叔這幾年經歷的事情,究竟不是一般人能相信的。假如她以為這是一個陰謀,我們就更麻煩。“我覺得你……”話還沒說完,不知道她按到了胖子的什么地方,忽然胖子就一下捉住了她的手,她被嚇了一跳,驚呼了一聲。

  胖子用的力氣顯然極大,她擺脫不開,就聽胖子幾乎抽搐地開始說胡話。

  他的發音已經極其含糊了。我上往按住他的手,把他的手從啞姐手腕上拉開,俯身往聽他說話。聽了好久,才分辨出來他在說什么。一股燥熱一下就使我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四周的人一聽到消息,以為失事了,全圍了過來。

  “他說什么了?”小花拿了醫藥包過來,問我道。

  我道:“他說他們還活著,但是情況很危險,讓我們馬上下往救他們。”

  “他們活著,循圖救人!”

  實在胖子說的是這八個字。他不停地說著,幾乎聽不淸楚,必須是十分熟悉他講話腔調的人才能聽得明白。萬幸的是,我就是那種人。

  一剎那,我忽然有一股虛脫的感覺。

  我操,胖子把自己當成了一張字條,他丫是出來報信的。

  我說不出自己此時是欣慰、焦慮、狂喜,還是有其他什么情緒。之前我對于下面的人的狀況一直是隱隱擔心,盡量努力不往想,由于我實在不知道下面會是什么情況。如今一下坐實了,卻不知道該用什么情緒來表達了。

  胖子還是不停地在說著,整個人進人了一種癱狂狀態,我只好俯下身子,在胖子的耳邊,用我自己的聲音輕聲說道:“我是天真,我聽到了。”

  說了幾遍,他捉住我手腕的手慢慢就放松了下來,整個人慢慢癱軟,又陷人了似乎是昏迷的狀態。

  “什么圖?”小花看向胖子的肚子,“是他肚子上的圖嗎?”

  我點頭,現在知道是什么東西了:“快找人把這些圖案都描下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五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六章(一)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