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們把胖子肚子上的圖案描了下來,花了將近兩小時的時間,可見圖案有多復雜。

  啞姐檢查了半天,也查不出胖子到底是什么毛病。胖子所有的體征都是正常的,身上除了自己劃的那些劃痕之外,只有一些擦傷和瘀傷,非常稍微。用潘子的話來說,他自己和姘頭從床上下來都比這嚴重得多。

  但是胖子就是不醒,眼睛睜得死大,像死不瞑目一樣,人怎么打都沒用,完全沒有反應。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胖子的眼睛合上。

  由于很多人在,啞姐沒有和我再說什么。我松了一口氣,但是也已經知道,她這一關,現在不過早晚要過,撐不了多久了。

  小花也懂一點醫學方面的東西,和啞姐討論了一些可能性,都被否掉了。“植物人也不過如此。”啞姐道,“我們現在沒有儀器,沒法測試他是否有腦損傷。但他現在似乎是處于一種植物人的狀態。”

  我看著胖子身上的這些筆畫,心中無窮感慨。

  從他肚子上那么多血痕來看,這石縫里面的通道一定極其復雜,他用腦子完全記不住,所以只能選擇這種自殘的方式,將路線記錄在自己的身上。

  “植物人,什么植物?巨型何首烏。”皮包在邊上笑,“這個吃了不羽化就撐死。”

  潘子就道:“這是三爺的朋友,說話規矩點兒。”

  “喲,三爺您隨便從地里一刨,就能刨出個朋友來,不愧是三爺。”皮包道。剛說完,他就被潘子一個巴掌拍翻在地。

  我沒心思看潘子教訓手下,問啞姐:“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

  啞姐道:“現在的題目是可能性太多。他現在處于深度睡眠狀態,深度昏迷就可能是腦損傷,但是他頭部沒有外傷,所以也可能是窒息導致的。最好的情況就是他過段時間自己醒,假如他一直不醒,那只能送他出往,到大醫院往。”

  正說著,一邊的胖子忽然就翻了個身,咂了咂嘴.撓了撓自己的襠部和屁股,喃喃道:“小翠,你躲什么啊?”

  啞姐停住了,看了看我。我也沒反應過來,隔了好久,我才問道:“植物人會有這樣的舉動嗎?”

  啞姐搖了搖頭,忽然就笑了,一邊笑一邊扶額。我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想著我就要上往搖胖子,可被啞姐攔住了。

  “讓他睡會兒。”啞姐道,“假如是剛才那種打也打不醒的睡法,說明他可能很久很久沒有睡過了。”

  啞姐留下來照顧胖子,我和潘子走出帳篷,立即往找小花商量對策。小花正在和其他人交代什么,我讓他和潘子到我的帳篷里來。

  一進帳蓬,我就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對他們道:“我們現在必須馬上下往!”

  “別急。”小花道,“越是這種情況,越急不來,必須把亊情分析透了,才能決定該怎么做”

  “要多少時間?”我道,“不如我們邊下往邊商量”

  小花按住我的肩膀,指了指帳蓬外面,輕聲道:“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我們預備東西也需要時間。”

  潘子道:“小三爺,我們是下往救人,必須預備妥當,否則不僅救不了他們,還可能把自己也搭上。”

  我知道他們說的有理,只好焦慮地坐下。小花指了指外面:“我們出往商量。對于這群新伙計,假如我們在帳篷里自己商量,他們心里會起疑的,”

  我心里嘆氣,隨著他們出往。人夜后,這深山中的詭異妖湖上反而明亮起來,月光蒼白地灑在湖面上,能看到對面的懸崖。乍然升起的明亮有一種妖異之感,反而使我們看不清石灘另一邊裘德考隊伍里的情況。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五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六章(二)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