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摸了摸頭上的汗,心說這真是我完全沒有料到的狀況。

  “當然,我們現在只是推測,***到底如何,要進到里面才能確定。”小花道,“無論是什么***,顯然都和我的上一輩有關系。我忽然有點明白為什么我的上輩中會有那么多人忽然想要洗底,放棄如此大的盤業不要,寧可讓自己的子孫做做小本生意,也不愿讓他們再涉足這個行業。這水也太深了。”

  我知道他說的是我和老九門里的其他幾家。我道:“但是,不還是有很多祖傳承下來了嗎?”

  “傳承下來的那幾家,無一不是有非常上頭的背景,很可能也是身不由己。”小花道,“比起我們這些陷在這個圈子里不可自拔的可憐蟲,吳老爺能布這么一個局,把你們洗白,真不是一般人啊。固然說我爺爺解九爺在才智上一直是老九門里公認的奇才,但是在魄力上.還真是不如狗五。”

  真的是這樣嗎?我聽小花說著,腦子里忽然閃過一些靈感。

  我有很多事情并沒有對小花他們說,他們并不知道解連環和我三叔之間發生的那么多亊情,小花說我爺爺故意洗白,我一直以為是很輕松的過程,但是被他這么一說,我忽然就意識到,也許我想得太簡單了。

  首先從我家里的整個情況來看,我父親是兄弟三人,我老爹是完全洗白了,二叔是一只腳在里面,一只腳在外面,三叔則繼續了爺爺的一切,但是他是自學成才,我爺爺并沒有教給他太多。

  這樣的結構真的是自然形成的嗎?我想到了三叔和二叔都沒有子嗣,只有完全洗白的我老爹生了我。假如事情真如小花說的那樣,那這就是一個“沉默的約定”——三叔進進這一行,作為背負一切的人;二叔作為備選,在暗中權衡;我老爹則完全退出。這樣,在三叔這一代,那神秘的壓力可能就不會那么大,再到下一代,我三叔和二叔都不生小孩,吳家和這個神秘壓力的關系就完全斷掉了。

  想起來,這個布局也是相當有可能的事情。我狠抽了一口煙,心說,三叔,苦了你了,固然你已經被偷換了。

  同阿貴一起跟我們過來的云彩這時候跑來招呼我們吃飯,小花就對我道:“不聊了,幾小時后一切就見真章了。假如失敗了,那就直接在下頭問我們的長輩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八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九章(一)

足球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