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他們對此逐一進行了測試和反駁,在悶油瓶反復確定這條隧道不可能有機關之后,胖子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在石壁上鑿了幾個小洞,放置了一些炸藥,然后進行小范圍的爆破。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里的石頭沒有他想的那么結實,石壁被他炸掉了很大一部分,出現了一個大深坑。他繼續往里炸,想找到石壁后可能有空間的證據,但是炸了幾次,坑越來越深,露出來的卻全是石頭。

  他找了好幾個地方做這樣的爆破測試,都是一樣的結果。

  機關不可能埋在太深的巖石后面,第一條被驗證是不可能的。

  第二條胖子壓根就不相信。他對尸胎耿耿于懷,以為一定是隧道里有什么東西迷住了他們,想讓悶油瓶一路灑血,看看有沒有效果。悶油瓶沒有理他,但提出當時唯逐一個可能讓他們獲救的辦法。

  他們在隧道的兩頭各站一個人,在進口處的人一定不會變,但假如隧道的出口會移動的話,在隧道里行走的人往回走,從進口再次進來之后,守在隧道出口的人就有可能看到隧道口移動的***。

  由于在隧道出口發生的狀況可能讓人匪夷所思,所以這個人選必須是悶油瓶,而胖子守在進口的位置,其他人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回到進口,通過隧道。

  胖子之所以會被選在進口的位置,是由于在當時霍老太的隊伍中,只有他和悶油瓶兩個人還保持著相當的行動力,這和胖子與悶油瓶之前大量匪夷所思的經歷是分不開的,所以在其他人都近乎崩潰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幾乎都在單干。

  當時他們分了工,悶油瓶戴了手套,綁住褲管袖管的縫隙,進了洞***。

  從此,他就沒有再出現過。

  他們中的一個人出往看情況,只往了三分鐘就跑了回來,說悶油瓶竟然不見了。

  所有人都崩潰了,胖子也出往看,一個水潭一個水潭地往看,發現悶油瓶果然不見了。

  “職業失落職員果然名不虛傳。”我心說。

  “后面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的中毒情況越來越嚴重,后來我暈了過往。”胖子說道,“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發現身邊所有的人都不見了。”

  也虧得這樣,胖子現在才能和我說話。由于這一次,進人隧道的隊伍至今沒有回來。

  胖子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才確定事情不妙,只得往隧道里走往。這一次,他就發現,隧道發生了變化。往里走了十幾分鐘,他再次走出了隧道,但是這一次,他沒有回到山外,而是進人了一個黑暗的地方。

  他打起手電,一下就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洞***水潭的邊沿。這是一個非常奇異的水潭,呈現出葫蘆造型,下頭是水,上頭是空的,中間有一道石梁貼著水面通到對面。胖子走了過往,發現對面是死路,而在石梁的中段,他看到水面下有一些東西。

  那是水面之下的一塊平面,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鑿出來的。胖子伸手下往按了幾把,發現還比較結實,于是下了水,貼近水面看,這塊平面反射出非常刺眼的光亮。

  他發現這是一面鏡子——整個水面下一巴掌深的地方,有一面兩三丈寬的鏡子。

  就在這面鏡子里,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倒影,那是一座巨大的雕梁古樓。

  胖子的第一反應以為,古樓是懸掛在這個巖***頂上的,立即抬頭往看,卻發現頭頂上什么都沒有。他非常驚奇,低頭往看,鏡中的那座古樓懸鶉百結,分明就在自己身下。

  假如不在頭頂,難道這不是一面鏡子,而是一塊玻璃?這古樓實在是沉在水中的?

  他喊了幾聲,沒人答理他,他只得走到鏡子的邊上,想看看水下是否沉著古樓。這一下他立即就知道不可能了。原來這水潭極淺,鏡子是在一巴掌深的水面下,而水的深度也只是沒到了腰部。他俯身潛進鏡子下面,游了一圈,發現潭底也就這么深,不要說躲下一棟古樓,就連趴著抬頭都難。

  那這是怎么回事?胖子重新爬上了那面鏡子。他都開始懷疑,那鏡中的古樓是否只是一張畫而已。

  假如說陰冷的洞***和詭異的古鏡并沒有讓他覺得恐懼,那么等他趴在鏡面上仔細往端詳這鏡中古樓的時候,他看到的東西便讓他渾身冒出了一股真正意義上的毛骨悚然。

  在古鏡之中,他看到了一棟古樓,而在古樓的一條走廊上,他赫然就看到了悶油瓶和霍老太他們正在其中休整。他看到了手電的光線在走廊的縫隙中閃爍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胖子頭上的冷汗發著奓地往外淌,似乎自己正存在于某本志怪小說的情節中。他敲打著鏡面,想吸引鏡中人的留意力,然而下面的人根本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聽到這里,我也完全蒙了,反問胖子道:“你是說,他們在一面鏡子里?”

  胖子點頭:“對,這座張家古樓,在一面鏡子里。”

  怎么可能,我心說,問道:“你確定是看到的,不是你的幻覺?”

  “三爺,咱下過的斗固然不比您多,但是怎么也算是北京城里叫得響的號子,是真是假,我會分不清嗎?千真萬確,那樓就是在一面鏡子里,他們全在鏡子里的樓上。”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一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二章(一)

最强牌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