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三叔拉著我潛到院墻的角落里,三個人靠墻坐下,我就有點明白這是怎么回事情了。

  顯然三叔和二叔另有計劃,他們出來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去拿族譜。當然我壓根不知道他們的想法,看情形顯然這是一種埋伏。我凝神靜氣,配合他們。

  這是冬日里的半夜,雖然天氣還沒有到最冷的時候,但是在這種雨后的夜晚露天捱夜,實在是折磨人的事情,我很快就牙齒發酸,渾身都縮了起來,覺得體溫全部都給灌過脖子的風吹走了。

  一直等到了后半夜,我都完全凍麻了,忽然我們就聽到院子里有動靜,三叔和二叔猶如坐定,聲音一響都打了一個激靈,顯然也冷的夠嗆,我們緩緩站起來,透過院墻往院子里往去,就看到壓著水缸的大石頭忽然動了。

  瞇了瞇眼睛,神經才順暢的工作起來,再仔細看,就發現動的不是大石頭,而是水缸的木頭蓋子被人頂起來了。接著,石頭滾到一邊,蓋子頂起一條縫,一個人從水缸里爬了出來,看了看四周,就往屋子里走去。

  “原來躲在這兒!”二叔輕聲道。

  “走!”三叔一揮手,就站了起來:“這鬼孫子可現形了。”

  我尾隨而去,無奈腳凍麻了,哆哆嗦嗦的兩下才站起來跟上。

  一邊走,一邊三叔就點上了煙,看來敖的夠嗆,路過院子的雜物堆邊,他從里面扯出一個包,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藏里面的,從里面就掏出了早上那把獵槍,咔嚓上膛。

  “這是誰?”我問道。

  “這就是那個厲鬼。”二叔冷笑。

  “是個人?”

  “這世道,人都比鬼還兇。”二叔道。正說著,忽然屋里傳來一聲慘叫,我一下心叫不好:“我爹還在樓上!”說著我就要沖上去。

  二叔一下攔住我,道:“放心,早有準備。”三叔已經破門而入,我們一路疾走上了二樓,就看到我老爹房門打開,里面一片狼藉,一個人被一個彪形大漢死死扭在地上,疼的哇哇直叫。

  “大奎,把他的臉抬起來。”三叔道,那彪形大漢立即扭緊雙手,把那人的上半身從地上拉起來,然后卡住了他的脖子。

  我就看到了一張這幾天經常看到的臉,曹二刀子!

  “果然是你,你他娘的。”三叔咧嘴陰笑:“可算給老子逮著了。”

  曹二刀子一臉驚訝,顯然還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我看不到我老爹著急,就問道:“我老爹呢?”

  “在祠堂里準備呢。”二叔道。轉頭問大奎,“你拍下來沒有?”

  “全拍下來了。”大奎點頭:“這家伙下手真狠,差點就給他悶死了。”

  三叔蹲下來,蹲到曹二刀子面前,道:“你他娘的沒想到吧。”

  “狗日的!你不是在表老頭家里被我的人逮了嗎?”曹二刀子莫名其妙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逮了?”三叔道。

  我聽著這些對話都莫名其妙,一邊曹二刀子就被架了起來,就問二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叔呵呵一笑,道:“我不是早和你說過了,我不信什么鬼神,這世界上,只有人心是最可怕的。”

上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設局 下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真相

最强牌手直播